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末世之血族來了》姬如•千夜封辰逸_《末世之血族來了》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末世之血族來了》姬如•千夜封辰逸_《末世之血族來了》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2022-09-23 11:37 作者:幼女吸血姬

章節介紹

一場以「血月」引起的事件,導致大部分人類滅絕,變成「異獸」「血月」來襲,像一場病毒,給人類帶來了絕望 隨着『血族』『狼人』『食人族』『異獸』的出現,人類也出現了『異能者』,然後人類進行了長達一年的絞殺而『異族』因同伴的大量死亡,非常痛恨人類,也展開了對人類的滅…

在線試讀

第四章 她回來了

千夜無視掉那五個人之後,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沒有任何心情再去觀賞這裡的風景。

在姬如·千夜回來的時候,那五個人已經將事情告知了王,也就是千夜的「父親」。

姬如·墨澤坐在王座上,雙眼藐視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五個人。

身為王的姬如·墨澤沒有說話,他們怎敢說話。五個人的身體瑟瑟發抖,汗水已經打**,像是從水裡撈上來的似的。

「她… …回來之後直接回了房間?」姬如·墨澤冷聲帶有怒火的說道。

「是… …是的,小姐回來後直接回了房間」說話的人害怕到連聲音都是抖的。但他還是硬着頭皮說道「小姐還說,讓您親自去迎接… …」那人說完,整個大殿瞬間充滿殺氣,冷氣。

那五個人的頭越低越矮,生怕一個不注意就被弄死了… …

姬如·墨澤雙眼通紅,突然,眼睛紅光一閃,下面的三個人瞬間炸裂,血肉橫飛,內臟四處擴散。鮮血鋪滿了他們跪下的地板,也鋪滿了另外兩個人的衣服。

最後兩個人大氣不出,一直低着頭。而姬如·墨澤就這樣靜靜的看着他們。

「傳令給姬如·千夜。」姬如·墨澤冰冷的開口,絲毫沒有父女之情。「三天後,舉辦回歸宴。讓她務必參加。」姬如·墨澤的表情異常冰冷,絲毫沒有把姬如·千夜看做是自己的女兒。

「不然的話,後果自負。」姬如·墨澤還沒說完這句話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等到姬如·墨澤完全走後,這兩個人才得以解放。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擦汗。

「我滴個媽呀,太嚇人了」其中一人精神未定,使勁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就是說呀,明明是父女,這整的都像仇人。」

「哎,你快別說吧。」說話的人站起身來。「快走吧,不然要麻煩了。」「我知道了,博宇。」說著二人離開了。

剛離開,就有女性血族進入大殿中,處理屍體。對於她們來說已經習慣了,都不知道這裡已經死了多少。

博宇和博文來到千夜的房子這裡,說是房子還不如說是一間小房間。

博宇走到門前,還沒有敲門,就聽到裏面傳來女孩的聲音。千夜坐在梳妝台前,擺弄着自己的頭髮。毫無感情的說道:「有什麼事,直接說吧,你們就不用進來了。」

博宇和博文相互對視一眼,然後恭敬的說道「王讓我們傳達小姐三天後的回歸宴,讓小姐務必參加。」博宇吞了吞口水「若是不去的話,後果自負… …」

剛說完,一股威壓撲面而來。博宇和博文跪在地上喘不過氣,無法說話。

「所以… …這是父親大人的威脅… …嗎?」女孩冰冷的語氣中帶着一絲絲憤怒的說道。女孩長嘆一口氣。威壓消失的無影無蹤。「告訴父親大人,千夜明白了。順便告訴他,不要對他動手。」

「是!」兩人說完就馬上逃跑了,一刻都不想待在這裡。

千夜感受到那兩個人的氣息漸漸遠去,不由得鬆了口氣。千夜看着眼前鏡子里的自己,不由得嘲笑了一番「唉… …最終還是回來了。」七歲的樣貌和年齡,再過幾年應該就不會再長了吧。

隨後千夜在衣櫃里找到了一件黑色的連衣裙。

換上了之後,又將自己的頭髮梳成雙馬尾。兩邊的雙馬尾上,都綁着一個小巧玲瓏的小鈴鐺,走起路來都有清脆的聲音。千夜還在自己的腳腕處,栓了一個腳鏈,也是鈴鐺。最後她看着鏡子里的自己很是滿意。摸了摸自己的劉海,感覺到滿意,就出門了。

所謂的出門,只是讓那些血族們知道姬如·千夜回來了,好讓他們不要出錯。

千夜一路走一路看着現在居住的地方… …

好像哪裡不對?哦,原來是這樣,除了我住的地方,其他地方都已經完全大變樣了。然後,突然間,她看到原本的那棵櫻花樹還在那裡。只是,現在已經枯萎了,看樣子已經很久沒有開花了。

千夜此時正在懷念以前發生的事。結果,突然一聲突如其來的聲音打破了氛圍。

「原來你在這裡呀,我剛剛去你那邊沒找着你,就猜你會來這。」說話的是一個看上去二十幾歲的男子。紅色的眼眸,俊俏的臉龐。一身白色騎士服。

這就是讓人或者異種最怕遇到的勢力「血族騎士團」。

千夜看着眼前的男子,嘴角微微上揚。輕聲說道:「好久不見,天然。」女孩說完,一陣微風吹來,吹亂了女孩的長髮。那甜美的笑容,敲打了易天然的心臟。心臟怦怦直跳,要跳出體似的。

易天然水煎臉紅,兩隻耳朵瞬間紅透了。

千夜看着他臉紅的樣子,想笑但憋住了。恢復成了面無表情,於是問道:「天然,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易天然看着面前的女孩,想要說出口的話硬生生的給咽下去了。說了一句違心的話:「三天後的回歸宴別忘了。」還沒說完,就跑了。

千夜有點懵逼的看向遠處越走越快的易天然。嘀咕道:「咋回事呀這?」千夜不解的摸了摸頭。正準備走的時候,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響起。

「喲,這不是姬如·千夜嗎?」千夜轉頭看見了一位身穿白色綉着淡粉色的連衣裙。頭髮盤起來,丸子上留着兩束未綁的頭髮。兩束長發停留在了腰部。衣服上點綴着淡淡的花瓣。眼神炯炯有神,眼眉之間點着一抹金調點,撩人心弦,果真是一位絕色佳人。

不過,這尖酸刻薄的語氣,以及她那厭惡,嫌棄的眼神,就知道不是什麼好鳥了。

千夜只是淡淡的撇了她一眼。姬如·慕晴那樣子簡直像極了求偶的孔雀一樣。然而千夜只是撇了她一眼,轉身就離開。

姬如·慕晴從小就愛找她麻煩,誰想管她?

但是,某人就不可以了。姬如·慕晴看到千夜那小賤人沒理她。姬如·慕晴氣急敗壞的指示身後的人。指向前方的,大聲叫道:「上,給本公主攔住她!」身後的護衛聽到姬如·慕晴的命令,直接就想把千夜摁在地上。

好在千夜在他們即將來臨之時,一下子跳到天上,再來一個標誌性的旋轉飛踢,把那些護衛踢向老遠,全部昏迷。

千夜的眼神瞬間冰冷,抬起頭看向姬如·慕晴。那眼神堪比地獄。

姬如·慕晴看着姬如·千夜的眼神,突然爆發出的冷氣,恐懼從腳直到腦勺。

姬如·慕晴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因為腿軟了!姬如·慕晴驚恐的看着姬如·千夜。

怎麼會?怎麼會… …這樣?雖然她以前很厲害,但… …但是,明明被父親大人丟棄了,為什麼還要這麼強的氣息?簡直就像是從地獄裏爬來的惡魔。

千夜緩慢的一步一步走向姬如·慕晴。停下來了,蹲下用自己的右手扶住姬如·慕晴的下巴,微微一笑「姬如·慕晴,你也不過是一個妾生的女兒,你有什麼資格來跟我說話?」

「就算你的母親生下了兒子,你在他的眼裡,永遠是個廢物,哪怕有着公主之稱。」她淡淡的開口,那語氣,好像是在說什麼家常便飯,比如你今天吃了沒?明明是微笑着,但那微笑更是瘮人。

可是,姬如·慕晴是三位公主中過的稍微好一點的她,怎能夠接受這樣的事。「就算你的力量再怎麼強大,父親大人只會選擇大哥的。」姬如·慕晴不知哪來的勇氣說出這句話的。在她看來,就算不是自己或者弟弟,那也絕對輪不到她姬如·千夜。

千夜聽到這話,笑了。毫無溫度的笑了。一眨眼,扶住下巴的那隻手掐住了姬如·慕晴的脖子。一瞬間,姬如·慕晴就感覺空氣越來越少,快要窒息了。雖說是血族,怒會死亡。但也不想以這種理由死亡呀。

就快要把姬如·慕晴掐死的時候。千夜突然收手,一臉無害的對着姬如·慕晴說道:「不要再來煩我咯喲,不然的話,慕晴姐姐你的腦袋要離家出走哦~」說到最後,千夜笑着用戲謔的語氣提醒着姬如·慕晴。

姬如·慕晴聽到姬如·千夜這個賤人的話,心中有怒火,但是不敢發泄。像只落水狗一樣的逃走了。

千夜開心的看向姬如·慕晴離開的方向,過了一會兒,就笑出來了。

只不過那笑,笑的有點瘮人,像惡魔。

她輕輕地瞥了一眼周圍的人,語氣和善的說道:「各位在這也看的久了,還想繼續看下去嗎?」冷不丁的響起來。

周圍的血族恐懼的看向這個笑裡藏刀的女孩,硬着頭皮說道:「對不起,我… ….我們馬上離開。」

眼看他們要走了。身後女孩的聲音又響起來,宛如隨時都要失去生命。「走的時候,別忘了什麼是該說的,什麼是不該說的。」女孩說完這句話,人就不見了。

眾人只感覺威壓終於消失了,才敢嘆一口氣。

這天要變了。

因為,她回來了… …

千夜瞬移回到了自己小小的房間,趴在床上一動不動。思考着什麼。

還有五年時間,距離姬如·北辰繼承王位還有最後五年時間了。計劃要抓緊了… …

想着想着,千夜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今天的夜格外安靜。

遊戲開始了… …

一 一 一

啊啊啊啊,終於更新完成了。前幾天因為要開學,所以就沒補更,這次我兩更。

今天才報名完。28號上學,從28號開始我就是每兩周一更,第二周的星期六下午更新,我怕有些不懂,所以我就在這說明一下。

那麼有哪些小可愛已經在報名了,還是已經上課了?請舉爪爪ฅฅ。

今天是元宵節,祝大家元宵節快樂(3000+)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