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霍連城秦晚晚(軍少盛寵神醫妻秦晚 霍連城)_(軍少盛寵神醫妻秦晚 霍連城)全集免費閱讀

霍連城秦晚晚(軍少盛寵神醫妻秦晚 霍連城)_(軍少盛寵神醫妻秦晚 霍連城)全集免費閱讀

2022-09-23 13:36 作者:霍連城

章節介紹

所以,霍連城踢轎門的時候帶上了幾分武力秦晚晚抓住了身旁轎子上的木杆才堪堪的穩住了身形,紅色蓋頭下的眼睛裏忍不住出現了一絲薄怒「靠!!!!!」秦晚晚低罵了一聲就在秦晚晚惱怒之際,一隻骨節分明,修長但長滿細繭的手從轎簾伸進了花轎之中...

在線試讀

軍少盛寵神醫妻秦晚 霍連城第1章  

精彩節選


煙城。
一支迎親隊伍吹吹打打的穿過大街小巷,向著城西的霍家而去。
煙城人人皆知,今天是霍家三少霍連城的大喜之日。
據說霍家三少在外從軍多年,昨日才剛回到霍家。
一回來就被霍母叫去,告知他今日大婚的事。
要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家立業也不是什麼值得稀奇的事。
只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霍連城要娶的女子,秦家的二小姐秦晚晚,是煙城無人不識的傻子。
已經十九歲的年紀了,她還不會自己吃飯,不會自己穿衣,沒人知道為什麼霍家要給霍三少娶回去這樣一位妻子。
迎親花轎悠悠蕩,嗩吶花鼓聲聲揚。
秦晚晚端端正正的坐在八人抬着的紅色鑲金花轎之中。
她身着鳳冠霞披,紅唇皓齒,一條流雲紗絲帶緊束在纖細的腰肢上,恰到好處的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身材。
撒喜糖,放炮仗,大紅燈籠開路,沿途吹吹打打。
好不容易,花轎才到了霍家。
花轎被緩慢的放在了地上,喜人在外大聲喊道:新郎官踢轎門了……喜人剛喊完,秦晚晚就感受到了一股勁風向著轎簾橫掃而來。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霍連城身上有很重的戾氣,想想也是,無論換做誰,都不會願意娶一個傻子回家的。
所以,霍連城踢轎門的時候帶上了幾分武力。
秦晚晚抓住了身旁轎子上的木杆才堪堪的穩住了身形,紅色蓋頭下的眼睛裏忍不住出現了一絲薄怒。
「靠!



!」
秦晚晚低罵了一聲。
就在秦晚晚惱怒之際,一隻骨節分明,修長但長滿細繭的手從轎簾伸進了花轎之中。
看了一眼,秦晚晚便把自己嫩白如蔥尖的手遞了上去。
原本霍連城是不願伸手牽轎中之人的,可是喜人催促的看着他,再想到轎子里的人不過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痴兒,把氣撒在她身上一點用也沒有。
最後,他還是不情不願的把手伸了進去。
或是沒想到女子的手這般細膩柔軟,轎簾外的霍連城明顯的怔愣了一下。
秦晚晚在那隻修長有力的手的引導之下,款款的起身,下了花轎。
霍連城牽着秦晚晚的手進了霍宅,穿過賓客,走到了燃着紅燭的精緻堂前,堂前端坐着一對華貴優雅的夫婦。
女的叫江素雲,是霍連城的母親。
男的叫霍文啟,自然是霍連城的父親。
到了堂前,霍連城便自然的放開了秦晚晚。
喜人跟在後面進入廳堂,開始高呼拜堂:一拜天地。
看不見周圍的情況,秦晚晚在喜人的幫助跪下,雪白的額頭輕輕的扣在光滑的地面上。
喜人再喊:二拜高堂。
秦晚晚起身轉回堂前,又對着高堂上坐着的夫婦跪下,向他們行禮。
喜人三喊:夫妻對拜。
秦晚晚和霍連城面對面彎腰叩首。
秦晚晚透過朦朧的蓋頭髮現,前面表現還算是正常的霍連城,到了夫妻對拜這個環節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連腰也沒有彎下。
不過,終於是禮成了。
喜人高喊:送入洞房。
在喜人的攙扶下,秦晚晚被送到了洞房。
將秦晚晚安置在床上之後,喜人便推門出去了。
秦晚晚感覺到屋中沒有了人,便抬手把蓋頭從頭上揭了下來一把扔在床上,接着又取下了頭上有些笨重的頭冠。
她起身打量了一番屋中奢華的擺設,身體總算是鬆懈下來,然後長長吐了口氣。
平復了一會之後,秦晚才開始靜下心來考慮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秦晚很清楚,現在這具身體並不是她自己的。
她原名叫秦晚,是二十一世紀的一名僱傭軍特種軍醫,一天前,她到戰場上搶救被手槍打中的士兵,被流彈打中了。
陷入昏迷的時候,秦晚以為自己是必死無疑了。
卻沒想到她還能再醒過來。
醒來之後,卻驚異的發現,她已經不再是原來的自己,而是成了煙城秦家即將出嫁的二小姐,秦晚晚。
和秦晚的名字,一字之差。
秦晚晚天生痴傻,今早也不知怎的就失足掉進了湖裡,可能正是因為原主溺亡,秦晚才會機緣巧合魂穿到了她的身上。
秦晚晚腦中的記憶都還在,但是因為痴傻,記憶多是雜亂不堪的。
而且這具身體不止是痴傻,還有些羸弱,嚴重的哮喘使得秦晚覺得自己隨時都可以為自己準備後事。
最要命的是,醒來之後,她還沒來得及考慮出了什麼事,就被一群人拉着換上了紅色的嫁衣,送上了嫁到霍家的花轎。
一路吹吹打打,拜堂成親,到現在進入洞房。
秦晚總算是有時間思考自己的處境了。
她透過大紅色的床帳,環視了一下自己所處的新房。
一張紅色杉木做成的大床擺在房屋的中間,床上鋪着大紅色的綢緞棉被。
床的左側,有一張長形書桌,桌面的右側,放着一台樣式精美的留聲機。
桌面的左側是一個小型的楠木書架,上面擺放着幾本看上去厚重的書籍。
根據腦海中混雜的記憶,還有屋中的陳設,秦晚晚大概對自己所處的年代有了一些推測。
她起身隨手從書架上拿出兩冊書籍查看,卻發現書冊上所記載的歷史朝代和自己所處的時代並不完全一樣。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個時代剛剛推翻了皇權,和動蕩不安的民國有些相似。
看了幾眼,秦晚便把書籍重新塞回書架。
書塞回去的樣子和原本的擺放不差分毫,足以見得秦晚心中的謹慎。
書桌對面有一座鑲嵌着珍珠的梳妝台,檯面上有一面光潔華麗的銅鏡。
秦晚起身,坐到了梳妝台上面的銅鏡面前。
女人都是愛美的,秦晚也不例外。
端坐在銅鏡前,秦晚看着鏡子里巴掌大的小臉,腦海里只浮現了兩個字:驚艷。
一張臉像是瓷娃娃般的白皙無瑕,水汪汪的大眼裡滿是青澀,小巧玲瓏的鼻子,櫻桃一樣的紅唇,一頭青絲垂在盈盈一握的腰肢上。
傾城之色,也不過如此了。
秦晚感嘆了一聲,只可惜原主是個痴兒!
到了現在,看清了鏡子中那張和原來的自己完全不同的臉,秦晚只能完全接受自己魂穿異世的事實了。
也罷,反正她在現世也是無父無母的孤兒,不過是換個身份活着。
魂穿便魂穿吧!
反正她早厭倦了前世在僱傭軍隊伍里槍林彈雨的生活。
既然來到異世,佔用了秦晚晚的身體,以後,她便以秦晚晚的身份好好的活下去。
雖然對現在的世界還不了解,但是想她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僱傭兵,在哪裡不能好好的活下去?
她現在能做的,就是先調整好自己,至於其他的,也只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