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武城烈潑猴(鬼魅斬刀山)完結版閱讀_(鬼魅斬刀山)完結版閱讀

武城烈潑猴(鬼魅斬刀山)完結版閱讀_(鬼魅斬刀山)完結版閱讀

2022-09-23 13:37 作者:潑猴

章節介紹

在遠離大海的內陸,有一座形如斬刀的山,東西貫向,冷峻滄桑,這座山冬天落雪無痕,夏天不見綠茵,秋天衰敗無聲,春天沒有鮮紅,詭異蒼涼,據傳言常有異物出沒,千百年來沒人敢深入其中,充滿離奇色彩曾經一度,居住在斬刀山前平原的村寨里更是怪事連連,甚至有人無端喪命,陰陽世…

在線試讀

第1章 迷失亂子灣(一)

精彩節選

引子

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社會急劇轉型,人心動蕩起伏,在大城鎮時有惡性刑事案件發生,在小地方亦有傷人致死事件上演,或因謀財害命,或因積不相能,人心不古。在幾乎與世隔絕的斬刀山,更是風雲詭譎,怪事頻發。

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

迷失亂子灣(一)

楊少猛的父親突然暴病去世。

噩耗傳來時,少猛正在省城的一處建築工地抹牆,來不及向工頭招呼,他便丟下手頭的水泥刀,趕到汽車站買了最近一趟回斬刀山的車票,回家奔喪。

「我爸一直都身體硬朗,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就去了。」坐在班車上的少猛心中充滿疑惑。

楊家雖三代單傳,但他家的男人各個生猛如虎、敏捷如豹,在斬刀山平原是出了名的身體好、人能幹。少猛的爺爺楊三金現如今都八十多了,依然健步如飛。

少猛今年二十,他讀書不行,到現在連小學的應用題都不會解。初中畢業後,他就放棄了學業。家裡雖然依靠着爺爺的打拚累積,已頗有一些財富,但少猛膽大心野,他一輟學就跑去省城混,說是去「搞副業」,其實就是在工地下苦。

班車一路走走停停,到斬刀山的候車點已經半夜十一點多了。

車一停,少猛便像一隻猴子一樣竄了下來。車上可能是人多的緣故,還算溫暖,可一下車他立馬感覺寒氣森森。望着漸漸遠去的車尾紅燈,少猛有些莫名其妙的失落,瞬間有種被人世間遺棄的感覺。

「啊!趕緊回家,趕緊回家。」他自言自語道。

「少猛。」

「少猛。」

有人在叫他,那聲音漫不經心,由遠及近。

四周漆黑一片,突如其來的叫聲把少猛嚇了一個趔趄,全身的汗毛立馬直豎了起來,感覺就像穿了一身無形的鎧甲一樣,他踉蹌着走了一步,差點跌倒。

「誰在叫我?」少猛定了定神,大喝一聲,然後四處張望,還是烏漆嘛黑一片,什麼都沒有。

「少猛。」那個聲音越來越近了。

「啊!就在身後。」少猛感知到了。

不顧三七二十一,楊少猛緊握拳頭,即刻回頭,掄出了二十年來最重的一拳。

拳頭落空了。然後,他看見不遠處站着一個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巨人。

那人穿的陋爛不堪,光着膀子,赤着腳。

「我操!這傢伙不冷嗎?」少猛打量着那人,心裏琢磨着。

「你是楊少猛?」那人問道。

「啊!這裡還有幾個楊少猛?」少猛答道,心裏相當不快。

那人過來了,當他靠近少猛時,少猛仔細打量了他,這人的模樣很年輕,他臉色蠟黃,雙眼血紅,呼出來的氣息有一種來自深井的味道,但他在微笑,那抹充滿友善意味的微笑有一種能讓人對他瞬間產生信賴感的魔力。

少猛雖然不會解答小學應用題,但他不傻,他很精明,這種精明遺傳自他的爺爺楊三金。他們都不是那種輕易相信別人的男人。

「你是誰?」少猛問那人。

「我家也在斬刀山啊!咱們都是鄰居呀。」那人慢悠悠地說,他還在微笑。

「我怎麼沒見過你?」

「你知道斬刀山有多長嗎?」

「啥意思?」

「住在斬刀山平原上的人都不知道斬刀山有多長,只知道斬刀山像一把斬刀。」

「我沒空聽你胡扯。」少猛撂下這話,邁開步子就走。

「知道你家裡有事。你爺爺叫我來接你的,說你半夜回來不放心,叫我在這等你呢!」那人的語氣還是不緊不慢。

「我爺爺?」少猛停下腳步,回頭搭話。

「楊三金嘛!呵呵!」那人站在原地。

「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少猛繼續往前走。

「咿!你這娃娃脾氣還大得很。你在命令我啊!」那人跟了上來。

「叫誰娃娃呢?我看你比我也大不了多少。」

「呵,大一歲也是大啊!」

少猛不理那人,呼哧呼哧地往前走。

「「前面路斷了。咱們得走其他路。」那人在後面說。

少猛當作沒聽見。

大概走了一里路之後,果然有一條深溝擋住了去路。那條溝足有兩米寬,在黑夜裡顯得更加深不見底。

「怎麼原本好端端的路上有這麼深的溝?」少猛站在溝邊,試圖跨過去。

「別費勁了,這麼寬的溝,跳不過去的。前些天大暴雨,斬刀山上發山洪,好多路都沖斷了,這溝里有暗洞哨眼,都不知道有多深,掉下去可就活不成了。」那人站在楊少猛身後,解釋着眼前的一幕,語氣依然淡定。

「那咋辦嘛?」少猛年輕,已經有些焦躁了。

「都說了,我來接你的。就怕你遇到這溝,又找不到路。你爺爺專門叫我等你的。你還不聽。」

「我爺怎麼知道我這會到家?」

「你爸下場(死亡)的話還是我叫人捎給你的。誰知道你大半夜這時才回來,我和你爺爺下午就在這裡等你了。一直等不到,你爺爺就先回家忙去了。讓我務必等着給你帶路。」

少猛看着眼前的深溝,拿不定主意。

「走吧!我帶你走捷路。家裡還等你呢!你不回去,你爸都沒人敢給入殮。」

「那咱趕緊走。」想到還停在外面的父親,楊少猛已不想再跟眼前這個奇奇怪怪的大個子啰嗦了。

「從亂子灣過,那裡有捷路。」那人說著,掉頭走了。

少猛也掉頭了。

亂子灣,斬刀山上一個陰暗潮濕的溝壑區域,斬刀山平原上的人死了基本都拉到那裡去埋葬。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