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蕭雲吟庄游賢《吟遊歸雲處》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吟遊歸雲處)全本在線閱讀

蕭雲吟庄游賢《吟遊歸雲處》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吟遊歸雲處)全本在線閱讀

2022-09-23 13:37 作者:才人

章節介紹

剛考上研究生 一場車禍 竟然穿越重生了! 系統說只要完成復仇任務就可以回家了! 什麼?居然還有絕世美男 還不止一個! 成年人的世界,不需要選擇 我全都要了!

在線試讀

第9章 救人

「大家可知道這名揚整個庄國的楚景年大將軍,京城楚右僕射家楚臨山的嫡長子,年紀輕輕,便文武雙全,跟着羽致寧,也就是現在的輔國大將軍,上場殺敵,剿滅後唐亂黨餘孽,那可真是英姿颯爽,威風凜凜,相傳這楚家大少爺楚景年,長了一雙丹鳳眼,迷倒了京城多少富家小姐,話說有一回……你說這剛娶上御史大夫林永家的嫡長女,這女子那也是數一數二的才女,不到幾年楚家就查出個叛國通敵,滿門抄斬,這御史大夫林大人傷心過度,也撒手人寰,郎才女貌,一段佳話,真是令人唏噓。」這說書的講的繪聲繪色,把楚景年的的英雄氣概描述的淋漓盡致,又把這凄慘的下場說的讓人惋惜,天妒英才。

「伴君如伴虎啊……」我小聲的嘀咕了一句,轉頭看了一眼師兄,他難得安靜的看着台上人,若有所思。

「客官請慢用。」小二端着菜上來。

台上說書的又開始講着新段子,說的是這武則天七十多歲,太平公主為了哄她開心送上了十七歲的張昌宗,這張昌宗風華正茂,膚如凝脂,眉目如畫,軀體剛健,瘦不露骨,擅長音律……

我不禁神往,真是吾輩之楷模啊,坐擁天下,身邊美男無數,着實令人羨慕。

看到我閃着亮晶晶的眼睛,師兄化身為陰陽人:「怎的我看小師妹也想像那老太婆一樣,十幾個面首?」

「我沒有,我還小,你別胡說!」我面紅耳赤的辯解道,今日面紗也沒戴,讓人聽見還活不活了。

「要我說,多而濫,還不如少而精,要不師妹看看我怎麼樣?」俯身貼耳對我說。

調戲我是吧?好歹我也比你多吃好幾年的飯,我今天就治治你,老太太抹口紅,給你點顏色看看!

「那師兄可要為我守身如玉~讓我試試什麼叫少而精!」我嬌嗔道。來啊!誰怕誰啊!

「咳咳咳」這妖孽噎住了,差點咬到舌尖。

哼!就你這點道行,還跟我斗,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可是宇宙太陽系下銀河系中八大行星之地球之上古混沌初開盤古開天闢地吸收日月光華如來佛祖觀音大士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座下經過上下五千年歷史歷練新中國成立新文化運動熏陶過的,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芸芸眾生千萬里挑一的系統選中之子:祝霜吟!

心情突然好了起來,準備繼續吃飯。

「來人,有沒有大夫啊?快去請大夫!我們家主子好像噎住了!」一個小廝急忙的喊道。

眾人起身看着熱鬧,也不敢離得太近,生怕被當冤大頭,我也好奇的看過去,這不是京城票行大當家朱錢貴嗎?怎麼到這裡來了?我拿手帕遮住臉,起身走過去問小廝「你們當家的吃了什麼?」

「花生米!哎呀你個小丫頭湊什麼熱鬧!」小廝着急的回答,一看我是個小丫頭,幫不上忙還添亂便覺得厭煩。

「我家祖傳世代學醫,你要想救人就聽我的,攔腰抱住你家當家,右手抱拳,抵住肚子,左手按壓在右拳上,用力向上向後擠壓腹部,反覆一直到異物吐出。」

小廝見我說的有模有樣,猶豫了幾秒,見等不及大夫來了,便照着我的方法,果然按了數次,一顆花生米擠了出來,小廝也震驚了一下,然後朝我行禮,「多謝姑娘救命之恩,不知姑娘家住何方,改日當家的定會登門道謝。」

「不了,家中有家訓,不方便透露太多。」說完轉身走了。

看見還坐在桌前的師兄帶着探究的目光看着我,我熟視無睹的說:「師兄,快走吧。」

然後邁着步子出了酒樓,師兄拿着包袱也跟着出來了。

「恩人請留步!」朱錢貴追了出來,臉上因憋着的潮紅尚未褪去,「恩人如果不方便透露姓名,請收下這枚玉佩,以後若是有難處,看到朱記票行,拿令牌找我就成。」說完遞給我一個青白玉佩。

我看着玉佩,這年頭還恩都喜歡送玉佩啊,懶的再推辭,收下了玉佩,謝過之後往城外走去。

「我怎麼不知道這黃門侍郎蕭大人家世代學醫?」師兄探究的目光從後面射過來。

「跟我母親學的。」我說是就是,你能把我怎麼樣!

「哦,是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蕭大小姐兩歲時,母親就去了吧?」師兄饒有趣味的說。

「你想幹什麼?」這人調查我?

「只是想了解了解師妹,增進感情罷了。」師兄走上前來笑吟吟的說。

見我冷着一張臉,便嬉笑着說道:「回谷吧,小師妹。」

我皺着眉頭跟在後面,這人想做什麼?什麼時候開始調查我的?本想治治這個妖孽,看來要離這人遠一點了。

兩人一路無話,回了山谷。

回到樓上,師兄將包袱遞給我,下了樓。

「等等。」我喊住他。拿出包袱里的兩套衣服和一根白玉簪遞給他,別開臉不看他。

師兄半晌接過衣服和玉簪,舉了舉手上的白玉簪:「小師妹送的定情信物,師兄頗為喜歡。」說完不管我反駁的聲音便下了樓。

累了一天,去河邊洗漱完,換好衣服回去已是夜裡十一點多,拖着疲憊的身子躺在床上。

想起來曲州已經去了,初級任務完成了,閃身進了空間。

顯示屏上提示:

初級任務:進入曲州

獎勵:初級禮包(1/1)

咦,隱藏任務怎麼也閃着光

支線任務:隱藏任務

隱藏任務獎勵:隱藏禮包(1/1)

我點開隱藏任務,竟是:進入曲州在酒樓救下朱老闆

……

這可真巧啊!

我點了兩下接收了兩個禮包,到柜子前打開,初級的還是個小包裹,估計又是日拋的人皮面具,我打開,果然包裝袋上寫着:硅膠超薄超彈力仿真人皮面具(日拋)*2。旁邊的大箱子里不會又是劍和劍譜吧?

我祈禱着:千萬不要是劍譜!千萬不要是劍譜!千萬不要是劍譜!

打開一看,居然是一個炒菜用的顛勺和一本《宮廷玉宴》菜譜!!!

聽我說謝謝你!

這玩意拿來有什麼用啊?難不成讓我在京城開個酒樓和那些遍地開酒樓的搶生意嗎?!京城什麼地方,我哪有銀子開啊!難不成在這裡開,連個靠得住的人都沒有!再說了師父平日也不讓出來。

算了,先留着吧,最好以後能用上,不然…哼哼!

領完東西我刷新了下屏幕,想着看看新任務是什麼。

初級中等任務:升級武力值

提示:學會《鳳鳴劍譜》入門級

完成獎勵:初級中禮包(0/1)

這要學到什麼時候去啊?!我連本像樣的內經都沒有!我胡亂抓着頭髮。

想這麼多也沒什麼用,徒增煩惱罷了,還是好好習武吧,不想浪費時間,還等着回現代呢!然後閃身出了空間閉上眼睛睡覺。

第二天天不亮,我早早起床,去老地方練劍。

還是不太熟練,偶爾還要看看劍譜,練了兩遍,感覺連貫了不少,自我感覺良好,於是有點沾沾自喜。

「師妹這劍舞的真是一言難盡呢~」師兄穿着我送他的黑色騎射裝,烏黑的長髮上斜插着白玉簪,黑色的衣服包裹着修長的身體,一條條紅線蔓延在黑暗中。

果然配上那雙邪魅的丹鳳眼,更加妖孽了!

「師兄若是太閑,不如好好練功,不然師父回來了,我定會告狀的!」想來我應該是打不過他的,只能拿師父當擋箭牌。

「師兄定然不會落下功課,但是也要監督師妹不是?如果師妹說兩句好聽的,說不定我還能指導一二。」師兄沖我眨着眼睛。

「不必了,怕是跟着師兄學遲早走火入魔。」我冷靜下來斜睨着看着他。

「看來是我濫好人了。」說完冷笑了一聲,轉身消失了。

解決掉這個麻煩,我又開始繼續練劍。

每日上午練劍,下午練內經,兩點一線,天天累個半死,但是看着越來越熟練的劍法,也不覺得辛苦了。

就這樣過去了兩個月,師兄也難得沒有再來搞事情。

這天上午練完劍,我抱着衣服來到河邊,發現師兄倒在河邊,我急忙跑過去。

「喂!你醒醒~」我拍拍他的臉,俊美的臉上略顯蒼白,烏黑的唇色像是中毒了,四周也沒有什麼剩了一半的食物,大概不是食物中毒吧。我又翻來覆去,找傷口,結果發現捲起的褲腿上有兩個血洞,烏黑的血在皎白的皮膚上格外刺眼。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蹲下身含住傷口,往外吸毒血,然後到河邊漱漱口,繼續吸,來回幾次,躺在地上的人嘴唇漸漸從烏黑變成了深紫色,「小師妹還,還真是對我情根深種,不惜以身試險,為師兄……」

「閉嘴吧你!你這是中了什麼毒?為什麼吸出毒液一點效果都沒有?」

「花姑子的蛇,一步倒。」

「你等一下!我去去就來,別亂動!」我記得谷里有些草藥和一些可以入葯的花,我進入空間尋找解蛇毒的方法,看看有沒有一步倒。

翻了半天只有解蛇毒的,沒有勞什子一步倒,這谷中空氣濕潤,四季如春,應該是一種南方蛇,我隨便找了個帶劇毒的,然後翻開如何解毒,需金銀花、白芷,連翹,薄荷……我邊走邊看,附近有沒有這些花草。

不多時已經采了一大半,還有幾個實在找不到了,我回到河邊,師兄還在地上躺屍,我跑過去坐在旁邊把花草塞進嘴裏嚼碎,然後敷在傷口上,「師妹的兩次救命之恩,師兄難以為報,只能以身相許了。咳咳咳……」師兄眼裡難得沒有戲謔,只是有些複雜的情緒隱藏在幽黑的眼眸中。

我還了他一個白眼拒絕道:「無福消受,救你是怕師父回來發現你死了會難過。」

「差不多了,我扶你起來,先回去躺着。」我扶着他站起來,搖搖欲墜的身體差點連我也壓倒,他穩了穩身子,我扶着他胳膊,走回了屋子。

我扶着他,讓他躺下,不知是疼還是虛弱,汗水浸**他的衣裳,「我要出門摘草藥,你換下衣服吧。」然後去了剛剛摘草藥的地方又仔仔細細的尋了一遍,摘了許多,先摘一個星期的用量吧,看看效果。

回去後我進了伙房,搬着小板凳開始煎藥。這花姑子真是欺軟怕硬,師父不在就跑到谷里欺負人。等師傅回來,我要好好說道一番。

煎好葯,去了師兄的房裡,發現師兄已經換好了衣服,虛弱的躺在床上,我把葯端過去,「這是我自製的解毒藥,你先喝着試試吧。這個蛇我沒見過,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說完把葯遞給他,師兄坐起身,一飲而盡,「師妹的葯定能包治百病~」說完用指尖輕輕擦去嘴角的藥渣。

「毒死你算了,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胡言亂語!」我搶過碗,把他按在床上,被子蓋好,「休息吧你,我去做飯。」

我采了些野菜,可以入葯入膳的花草,拎着兩條魚進了伙房。

給他燉了一鍋魚湯,我自己清蒸了一條魚。

然後端着魚進了屋子,「師兄,吃飯了。」說完他從床上坐起來,我扶着他坐到桌子前,然後盛好魚湯和米飯遞給他,「小師妹的廚藝真不錯,聞着就讓人有食慾。」「有食慾就多吃點,食不言,寢不語!」我往他嘴裏塞了一塊魚肉堵住他的嘴,然後自己也吃了起來,果然自己做的飯也好吃。

吃完我扶着師兄回到床上,見他剛準備開口,就知道不是什麼好話,立馬說:「寢不語,睡覺!休息!我等會還要練功呢!」

師兄拉住我的袖子看着床上的帷帳,「我送你的玉佩,你還留着嗎?」

我捂着荷包說:「幹什麼?你不還錢,這玉佩不可能給你!」

「哈哈…嘶~」師兄突然皺眉,似乎蛇毒侵入身體疼痛難忍,「知道了,那師妹練功去吧,師兄休息了。」說完閉上眼睛。

我給他干好被子,「有事叫我,我就在樓上。」然後轉身回到樓上。

在我轉身之後,雲歸睜開了眼睛,看着我上樓的身影,眼裡複雜的情緒中多了一絲掙扎。

過了幾天,師兄嘴唇上的深色漸漸褪去,只是有些發白,蛇毒清了就好。再繼續喝幾天葯,清清乾淨,再補補身子吧。

這天天吃魚也受不住啊,之前師兄做飯的肉哪來的?他也不能出谷啊!難不成是打獵,這谷里還有別的小動物嗎?

我實在是不想吃魚了,早晨練過劍後,便在谷里四處尋找獵物,一個時辰後,終於找到了一隻肥碩的兔子,就是嘛!這谷里這麼多草,肯定有食草動物的!

我拿起石頭,彙集全身的內力,彈出!

中了!

我跑過去一看,還以為我內力大漲,不過是石頭大了些,兔子昏過去了,我抓起兔子耳朵拎回去了,剝了皮,去了內臟,洗了洗,取了些沒有骨頭的肉做青椒肉絲,剩下的紅燒吧。

將無骨肉逆着紋理切成絲,打了蛋清,加入麵粉,然後放入鍋中,炒半熟,再放入青椒絲和生薑,全部炒熟,撒鹽,我平時吃菜也不愛放太多調料,炒熟盛出就行了。

然後在做紅燒兔肉。

兩個菜做完叫了師兄來吃。

「這肉怎麼這麼嫩?但是又不像沒炒熟,你是怎麼做的?」雲歸好奇,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嫩的肉,竟然一點也不柴,不塞牙,要是師父吃了,怕不是會高興的天天喊着要吃這個。

「就是逆着紋理切肉,在倒入蛋清,攪拌,讓蛋清包裹兔肉,再放麵粉,有澱粉更好,然後炒熟就行了。」我挑着眉嘚瑟着,想不到吧,本大爺來個世界第一次做拿手菜,讓你嘗嘗,哼!

其實這方法還是媽媽告訴我的。

想媽媽的廚藝了。

蕭府

「小姐的馬車找到了,在一條河邊,但是馬和人都不見了,包袱也不見了。像是被河水沖走了。」小廝說。

「那沿着河水找了沒?多找找,多派些人!」兩個多月過去了,蕭知儉一下子老了好幾歲。輕舞,我對不起你,我沒照顧好雲吟……

「大哥,我覺得小妹一定還活着。」雲柏小聲的跟大哥說。

大哥也點點頭,彷彿在思考着什麼。

「馬車還在,馬不見了,人也不見了,還不能確定小妹是安全的,但是估計應該還活着,只是萬一被人擄了去,我們怎麼營救呢?」大哥眉頭緊鎖。

「大哥不用擔心,我看的出小妹是個機靈的,一定會平安回來的!」雲柏挑着眉自信的說。

「哦,這話從何說起?為何二弟這麼信得過小妹?她才剛剛懂事!」雲松好奇的問。

「小妹懂事第一件事就是韜光養晦,對王氏母女避其鋒芒,又在王氏眼皮子底下偷偷瘦身,這足以證明小妹已經長大了。」雲柏分析道。

「那我們得趕緊告訴父親和祖母,讓他們別太擔心。」大哥說著就要去找父親。

「等等,這些還只是我們的猜測,先別打草驚蛇。再等等吧」雲柏拉住大哥。

「那成吧。」

小妹,你一定要平安歸來!

牡丹苑

「蕭雲吟要是真死了,那可真是太好了,雲心,你以後就是蕭府的嫡長女了!」王氏興奮的握着雲心的手說。

「這不會是娘親……」雲心看着王氏眼裡帶着醜惡的快感。

「這些事你不用操心,母親會給你打理好,那個賤人不過生了兩個兒子,就踩在我頭上十幾年,她都鬥不過我,更別提這幾個小畜生了!」燭光照在王氏的臉上,嫉妒的嘴臉若隱若現。

稚嫩的眼睛裏也閃過一絲興奮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