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許栩賀知白)重生後她被病嬌大佬按在懷裡親哭_許栩賀知白全文在線閱讀

(許栩賀知白)重生後她被病嬌大佬按在懷裡親哭_許栩賀知白全文在線閱讀

2022-09-23 13:38 作者:花下謝花

章節介紹

【雙重生】前世的許栩車禍失憶後,被家人欺騙成了雙胞胎妹妹許笙的替代品嫁給了賀家殘疾大少賀知白,年少單純的她深信自己就是許笙,用別人的身份活出了別人的夢想,十九歲摘下影后的桂冠,卻又一朝被打下地獄 整容歸來的許笙親手揭穿了她的身份,她被全網謾罵、被網暴,都敵不過…

在線試讀

第3章 都等着抱重孫呢

「許許,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你這段時間在許家過的怎麼樣?」毛翠蘭聽她語氣,又開始擔心起來。

許栩並不想把許家做的這些事講給外婆聽,外婆上輩子是心臟病去世的,她怕外婆氣着。

她努力憋回了眼淚,軟着聲音道:「沒有,外婆,我挺好的,你呢?」

「外婆也好好的,你就別記掛我了,好好去跟笙笙畢業旅行,你們兩姐妹以後就在一個城市念大學了……」

畢業旅行?

許栩沒接話,許笙就是用畢業旅行,把她騙到S市來的。

她永遠也不會原諒她。

許栩轉了話題,又跟外婆聊了些近況,掛了電話後,她只覺得太陽穴抽疼的厲害,眼睛也疼,濕衣服很難受,她起身去了洗手間。

簡單的沖了個澡,她裹着浴袍,看着鏡子里的自己時,腦子裡又是一陣恍惚。

上輩子,高考結束後,雙胞胎妹妹許笙約她見面。

自從六歲那年父母離婚,許笙隨父親去了S市,而許栩被判給母親,兩姐妹十幾年沒有見過面。

如今各自考上大學,許笙約她一起畢業旅行。

許栩也十分想見現在的妹妹,於是,她赴約了。

之後發生的一切,都讓人覺得荒誕的像一場夢。

許笙沒過兩天就要求姐姐替她嫁給賀家的殘疾大少賀知白,賀許兩家聯姻,她認為姐姐也有義務,而她將來是要做大明星的人,不可能那麼早就結婚。

遭到許栩拒絕後兩人發生爭執出了車禍,車禍後許栩失憶,許笙毀容。

許家不願放棄與賀家聯姻的利益,秘密將許笙送往國外治臉,而讓許栩成為許笙替代品嫁入賀家,許栩就這樣被欺瞞偷換了人生,摒除了過去的自己,成為了『許笙』,住進了賀家,包括親生母親在內,所有人都給了她一個不屬於她自己的人生和認知。

那個時候,她腦子裡一片空白,除了記得自己小名叫許許,其餘的什麼都想不起來。

而她,又怎麼會懷疑自己的親人呢?

她就那樣扮演了兩年的『許笙』,可笑的是,最後是真正的許笙將她揭穿的。

之後所發生的一切,都讓她覺得無比窒息,不願回想。

許栩揪緊了胸口的衣襟,臉色蒼白。

外面響起了敲門聲,應該是女傭叫她吃晚飯,她深吸了口氣,俯身用涼水洗了把臉,回到房間換好了衣服。

拉開房門的時候,卻跟坐在輪椅上的賀知白對上了視線。

是他敲的門!

許栩很快就轉開了目光,不想跟他對視。

上輩子做『許笙』那兩年,她被灌輸了小就喜歡賀知白,追了他多年,好不容易嫁給了他,她十分珍惜且努力的對賀知白好,認真的扮演着一個小妻子。

十八歲的少女,長時間的相處,賀知白這樣清冷矜貴,又長相極為突出的男人,很難讓人不動心。

在她當時的心裏,他簡直像是小說里美強慘的男主,她想努力保護他,可她從來就沒有真正了解過他,沒有走進過他的世界。

直到最後得知賀家之所以選中許家聯姻,竟然是因為迷信許家世代都出雙胞胎的傳聞,她徹底死心。

而現在,已經記起一切重生歸來的許栩,也不想再面對他。

賀知白打量着眼前的少女,她一身白色的居家長裙,長發還是濕的,眼睛通紅,明顯哭過,小姑娘敏感又愛哭,他上輩子就領教過她的眼淚,對此毫無招架之力。

「怎麼哭了?」他忍不住反思了下自己,上輩子發生泳池人工呼吸的事件後,他確實冷言冷語。

但剛剛,他似乎什麼也沒說。

許栩飛快的瞥了他一眼,抿唇不說話。

這會兒她後知後覺,也發現賀知白跟上輩子不太一樣。

但她很快就要做回自己,也沒有深思,見他杵在門口不讓開,便出聲道:「是不是要去吃飯?」

關於恢復記憶她現在自然不能說,太突兀了,明天她會想一個說辭。

而許家做出來的事,就讓他們自己跟賀家解釋吧。

「頭髮要吹乾。」賀知白突然伸手拉住了她。

許栩驚了一跳,下意識的要甩開,對上他的眼神時,又僵硬着不動了。

這個時候的自己還沒恢復『記憶』,在所有人眼中,她都是滿心歡喜嫁給他的。

許栩被他牽着進了房間里,在柜子里找到吹風機,他竟然要幫她吹頭髮,簡直像是OOC了人設,她自然驚疑不定的拒絕,卻被他一句話堵了回來。

「待會也要麻煩你幫我吹一下。」

許栩:「……」

就算是要禮尚往來,賀少爺也很不對勁!

許栩並不想在這種事上爭執,她坐在床邊發獃,腦後是吹風機的熱風還有他溫熱的手指,他的手指撥弄着她的頭髮,讓她無法專心思考。

等到頭髮吹乾,腦子裡還是一團亂麻。

許栩起身去幫他吹頭髮,然而賀知白卻一直在看她,目光牢牢放在她臉上,也不知道到底在看什麼,她繞到他身後,他竟然還要轉頭,許栩只好固定住他腦袋,「你不要亂動。」

「好。」嗡嗡響的吹風機里,他低低應了一聲。

兩人去餐廳時,張媽已經又將飯菜又熱了一遍。

許栩食不知味,倒是想通了明天的計劃。

然而那道放在她身上的目光始終沒有移開,許栩有些受不住的抬眸,「賀、少,你為什麼一直盯着我?」

賀少?

她這麼叫他?

賀知白不動聲色的蹙了下眉頭,她做他妻子的那兩年時間,總是用奇奇怪怪的稱呼叫他,例如將他的名字拆開,不是知知就是白白,他從不喜到習以為常。

現在這樣陌生的稱呼……

賀知白再次打量着她,「你今天怎麼都不說話?」

是了,她剛到賀家時,也是個小話嘮。

可如今面對他,她還能再說什麼?

許栩搖了搖頭:「頭疼。」

張媽剛好來餐廳,聞言接道:「是不是感冒還沒好,又在泳池裡受了涼?對了少爺,老宅那邊派了人,家庭醫生也來了,你們兩個都讓醫生檢查檢查身體吧。」

聽到老宅來了人,賀知白的臉色倏地冷硬了幾分,「讓他們等着。」

張媽知道他心情又變壞了,趕緊應了一聲。

吃過晚飯後,家庭醫生幫他們兩人都做了檢查,許栩謹慎應對,除了頭疼外什麼也沒說。

而老宅的管家則帶來了賀老爺子的原話。

「董事長的意思是封了泳池,以免少爺再出意外,另外少爺現在已經結婚了,要多多努力,董事長和老夫人都等着抱重孫呢。」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