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江略 林繪繪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江略夏千_江略夏千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江略 林繪繪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江略夏千_江略夏千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3 13:38 作者:江略

章節介紹

我和江略是家裡安排相親認識的,準確來說我們以前高中就當過三年的同班同學只不過他醉心於學習,我又時常在外集訓,他記不起來我罷了當年知道相親對象是江略後我特意裝得溫婉大方,穿了一件針織毛衣和一條淺色長裙他也二十五六歲了,但看起來和上學的時候沒差別,引得咖啡店的小姑…

在線試讀

江略 林繪繪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第1章  

精彩節選


我和江略是家裡安排相親認識的,準確來說我們以前高中就當過三年的同班同學。
只不過他醉心於學習,我又時常在外集訓,他記不起來我罷了。
當年知道相親對象是江略後我特意裝得溫婉大方,穿了一件針織毛衣和一條淺色長裙。
他也二十五六歲了,但看起來和上學的時候沒差別,引得咖啡店的小姑娘蠢蠢欲動。
他來相親倒是隨意得很,穿個衛衣加運動褲,不知道是不是壓根沒把和我相親這事放在眼裡。
他應該很多人追才對,怎麼會來相親,我看着對面和我一樣尷尬的江略,還是問了出來:你……是被逼的嗎?
江略挑了挑眉:林小姐是不情願的?
我哪裡敢不願意,我只是打心底里覺得我和江略不般配,上學的時候我坐在江略前面,一到下課班裡的女生就圍過來問他問題。
他不僅長得帥,智商又高,而我從小學習就差,還好從小就對美術感興趣,爸媽也很支持我,走藝考才考上了有點名氣的美院。
沒有沒有,我只是覺得江先生條件這麼好,怎麼還來相親?
我平時工作比較忙,沒時間談戀愛。
當時我內心竊喜,但是表面上還是裝作溫婉大方,如果我和江略真能在一起,簡直是我做夢也沒想過的事情。
我也沒想到後來我和江略這麼快就結了婚,估計迫於父母壓力,他也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合適的結婚人選,他一湊合,我倆這事就成了。
連我閨蜜夏千都震驚於我們倆的結婚速度,因為只有她知道我苦戀江略近十年的悲情人設。
訂婚的那天,她為我豎起了大拇指:林繪繪,還得是你啊。
不過我希望我暗戀江略的這件事,江略永遠不知道。
我和江略婚前見過的次數一雙手就能數得過來,雖然速度快,可是有一說一江略在婚禮準備上屬實沒有虧待我。
江略的爸媽對我也很好,江略媽媽壓根沒有電視劇里演的惡婆婆一樣刁難過我,反而對我很好。
畢竟能把江略這麼優秀的人教養出來的媽媽又怎麼會是無理取鬧的人呢?
秉持着一生只結一次婚,婚禮一定要辦好的原則,江略已經在他能力範圍內給我最好的了,爸媽也對江略讚不絕口的。
我真有一種我們是真的因為相愛多年而在一起的錯覺,可惜只是我單方面的愛……婚後江略在家裡待了一周就回南城上班了,在這新婚的一周內自然是把該乾的都幹了,起初我還覺得害羞,後來疲憊戰勝了尷尬,我理所當然地接受了江略的各種服務。
坐在飯桌前看着江略做飯的背影,我從沒想過我的人生會如此圓滿。
哈哈,信女一生行善積德,老天果然是眷顧我的。
江略將飯菜端上桌,看着我衣衫不整的樣子,從他的眼睛裏我看出了欲言又止。
明天下午我就要回南城了,家裡有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
我嘴裏嚼着飯,只好乖乖地點頭,一周過得可真快,看着面前的江略我真的不捨得了,但是我們倆的關係好像還沒到可以撒嬌的地步。
明天上午我陪你一起收拾東西,明天下午再送你去車站。
我眼巴巴看着江略,誒,一走就是幾個月。
江略笑着答應了,結果晚上我被他折騰得第二天早上怎麼也爬不起來,下午勉勉強強起來和他一起去了車站,在路上我實在忍不住捶了他一拳泄憤,他也不怎麼在意,笑着揉了揉我的頭髮,想到馬上他就要走了,我又開始傷感起來。
這份傷感持續到我坐車回到家,在這一刻達到了頂峰。
看到冰箱里還有中午江略做的飯,我又開始傷感起來,躺在家裡的大床上,計算着國慶的時間。
自從江略不在家裡,我好像又回到了以前那種獨居的生活,沒事的時候就給他打個電話,我和他終歸是不熟,每次打電話聊了兩句就沒什麼話可說。
他不在家裡,我還時不時回娘家吃飯,娘家和婆婆家都在江城,離得也不遠。
原先我沒嫁人的時候,我媽看我哪哪不順眼,三天兩頭和我吵架拌嘴,現在我嫁人了,她倒是天天打電話給我叫我回家吃飯。
周五晚上,我又癱在沙發上看綜藝,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
一瞬間,我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不知道來的是誰,我的腦子一閃過幾個不好念頭。
輕手輕腳地走到門口用貓眼去看,門外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臉,原來是江略拎着行李箱在外面。
我強忍着內心的激動開了門:你怎麼回來了?
放假了嗎?
就是正常的雙休。
正常的雙休都回來,我怎麼感覺這麼膩歪呢?
不不不,一定是我的錯覺。
這樣一來一回,會不會有點浪費錢啊?
畢竟一來一回的車票也要不少錢呢,每周都回來的話,真的是我們這個家庭能支付得起的嗎?
江略挑了挑眉,表情突然變得委屈。
我意識到自己說得可能有些不妥,立馬找補:我不是這個意思,你能回來我真的很開心的。
我保證,這句話是真心的。
放心吧,以後我就上交工資。
他又揉了揉我的頭髮,這個動作他彷彿很稱手,他大概有 187 的樣子,而我才剛剛 160 出頭。
我也不是這個意思,不用交工資的。
我被他摟在懷裡悶悶地說。
第二天,理所當然地到了中午我才起床,江略已經在外面做飯了。
我打開手機,瞬間清醒,本來以為公司發工資了,轉念一想怎麼可能跟中**了似的這麼多錢。
仔細一看原來是江略把他工資卡里的錢轉給我了。
看到他的工資,我無地自容,這就是世界的參差嗎?
不過我還是拒絕了江略的轉賬,上交工資未免顯得我太專制,還是要給他一點空間的。
正當我感慨的時候,旁邊江略的手機突然亮了,有人發消息來了。
我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發消息的人是我們的高中同學沈林奇,印象里他是一個很活潑的男生,和江略算為數不多能說上話的了。
江略,下午有空不?
原來是約他出去,不過他們倆上學的時候玩得確實挺好的。
可下一句話,卻又不由得讓我多想:許柔前段時間也回來了,正好今天想跟你見個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