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喻香塵宋奕(從奴婢到太后)_《從奴婢到太后》完整版免費閱讀

喻香塵宋奕(從奴婢到太后)_《從奴婢到太后》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23 13:39 作者:荼靡瀟瀟

章節介紹

【古代 言情 架空 女強】本文講述了一個寧家的小丫頭春芽(喻香塵)與寧家一起無意中捲入皇家奪嫡之爭寧家被迫流放千里春芽帶着寧家剛剛出生的嬰兒,以外室的身份嫁給六皇子成為一個小小的姬妾奴婢,外室、未婚生子隨夫出征,訓練女兵,為邊塞籌措物資,經商,代夫出戰且看小小…

在線試讀

第5章 寧夫人的秘密

「都給我住手!」寧老夫人用拐杖狠狠地敲着地面,喝道:「鬧哄哄的做什麼,一屋子什麼規矩!」

「誰給的規矩,竟敢和爺們拉拉扯扯,大呼小叫,成什麼體統!」寧老夫人一通棒喝,頓時安靜下來,噗通噗通下餃子似的跪了一地。

錢氏連忙上前行了禮,扶着寧老夫人坐下,「母親,媳婦正懲治個潑皮的丫頭……」說著抬眼看着服侍在寧老夫人身邊的萬嬤嬤。「萬嬤嬤,你這小孫女可真橫。不但大鬧靜苑,打了兩位唐家姑娘,剛剛還擱這兒梗着脖子叫喚呢。」

萬嬤嬤對錢氏行了禮:「夫人管教丫頭奴婢不敢多嘴!」

錢氏聽她這話,在心裏翻了個好大的白眼,不敢多嘴,還巴巴的跑來,你就是自己來,我也不能真把春芽給打了啊,還拐着老夫人一起來…..

「哼!」寧老夫人可不聽她白話,春芽是她看着在府里長大的丫頭,是個憨實的孩子,平日里無事就愛在府里領着一班子才進府的小小子,小丫頭戳個螞蟻洞,掏個鳥蛋,逮個家雀,烤個麻雀啥的那都沒少干。時不時的還孝敬他們兩個老婆子一個、兩個。連老夫人自己都沒少吃春芽孝敬的烤麻雀。倒不是府里少這個麻雀腿,就是看着身邊有個活潑的孩子,覺得自己個都年輕了。這府里兩位大些的孩子都忙着上學,一個小姐整天躲在屋子裡不知道忙啥。還有一個被姨娘帶着,平日里也見不着。就只有春芽時常來看她奶奶萬嬤嬤。春芽來的時候,她和素英兩個老婆子就愛搬着凳子看她自己在院里折騰。這孩子雖說活潑但說她生事,同人打架老夫人是萬萬不信的。這府里就沒聽說她跟誰紅過臉。「你們也都起來,丫頭,你么害怕,好好地跟奶奶說說發生了啥事,不用害怕。」

「老夫人,春芽不知道說啥」春芽就覺得今天不適合起床:「那個大小姐不是好人,她不但打了春芽,還打自己的妹妹,好可怕。」

「就這?」老夫人瞪着錢氏,「你問都不問就打她!你這家當的可真行。」

錢氏臉上潮紅,隱忍着怒氣:「你做什麼了招惹她打你?」

……春芽哪裡知道,她睡覺睡的好好的。她搖搖頭:「不知道啊!」

「我!」錢氏拍着額頭,告訴自己,不生氣,不生氣…….

寧昭上前:「祖母。是孩兒的不是,孩兒惹惱了唐大小姐,她遷怒於春芽。」

寧老夫人看看一直哭着的錢洛洛,又看着寧昭,擺擺手讓他們都下去,又對萬嬤嬤說:「素英啊,去替我看看春芽頭,素青你去把我屋裡的跌打傷葯給春芽頭拿一瓶,在給她帶兩包點心,拿十兩銀子讓丫頭自己買點好吃的好玩的。」萬嬤嬤領了春芽謝了賞,退了下去。

錢氏見老夫人直接給了十兩銀子的賞,眼皮子直跳直跳,一陣肉疼,心裏怪道:不當家,不知柴米貴……

老夫人把屋裡的人都攆出院子,臉色看起來比剛才更難看,黑着臉坐在哪裡把拐杖『咚咚』地搗在地上,錢氏怯怯地站着,低着頭低聲嘟囔着:「在搗那地上的紅磚都要搗爛了…..」

「哼」老夫人重重的哼了一聲:「老婆子要是能搗通你的心眼子,我就使勁搗!」

「母親,這說的什麼話…..」錢氏悻悻地轉過臉去看向大門。

「你不要以為我不曉得你想什麼,你男人天天外頭辛苦着公務,還替你糟心着家裡,你今天這樣是唱的那出,鬧哪樣?」

「母親,什麼我鬧哪樣,」錢氏也不看老夫人,大喇喇地往椅上一坐,歪着頭:「母親不喜媳婦,也不能胡說八道。」

「放肆,」寧老夫人,現在無比後悔,當初怎麼就選了這麼個沒眼力界的媳婦回來,現在只能把拐杖咚咚地搗地,氣得自己肝顫,嘶聲地吼了一句:「你管你怎麼個糊塗,今日的話,我看在昭兒的份上只對你說這一次,你聽也要聽,不聽也要聽!」

錢氏見老夫人真的動怒,也不敢接話,只是左右輕輕搖晃着身子。寧老夫人也不理會她,只顧自己的說:「那唐家在京城裡不是數一數二的商戶,也是排得上名號的大戶,永順號商鋪、糧油鋪、綢緞莊,生意全大晉朝哪裡沒有,能帶着女兒登門,你只當是看你男人那六品的芝麻官嗎?」

錢氏蹭地站了起來,又蔫蔫地坐了下去,愰着腦袋,氣鼓鼓的只看着門口。

「那是你兒子出息,在學裏受先生賞識…..」

「我兒子是要當狀元的。」錢氏低聲咕嚕着,言下之意是看不上唐家。

「哼!」老夫人冷哼着:「然後呢,考上狀元之後呢?和你男人一樣當個芝麻大的官一輩子挪不動,升不起!你莫忘了你男人在八品上磨了多少年!你娘家也清貧,也不能幫襯什麼,不來府上叨擾已是難得,若不是為了貼補自己的哥哥,我那老二,至於大年下的為了給哥哥湊送節禮的錢冒險去山裡打獵,丟了性命嗎?」

每每提起自己的老幺,寧老夫人都忍不住傷心,當年家裡供寧繼奉讀書已經艱難,無法供老二寧繼先讀書,老二便放下書本,去務農,打獵供大哥讀書。每當想起寧繼先在門口默默注視着寧繼奉去讀書的背影,寧老夫人就偷偷落淚,那時的寧繼先最愛去村口接哥哥放學,接過哥哥的書包,背在身上,那是他一天里最開心的時刻。

寧老夫人紅了眼眶:「繼奉也是出息,雖不是狀元、榜眼、那也是進士出身。光宗耀祖的。可誰曾想當官也要錢財去尋門路,可憐繼奉一直在八品的書吏上坐了那麼多年,俸祿就那麼些,捉襟見肘,入不敷出,當了官也還要我那繼先想法子打獵賺銀子來貼補。」

寧老夫人用帕子擦拭着眼角,錢氏想起以前也頗為動容,猶豫了片刻,終是站起身來,安慰老夫人,「母親,莫要傷心。」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