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綜穿:拯救意難平(洛瑾江笉)_(洛瑾江笉)全文閱讀

綜穿:拯救意難平(洛瑾江笉)_(洛瑾江笉)全文閱讀

2022-09-23 14:36 作者:江笉

章節介紹

【綜影視 綜名著】 暫定世界:美人心計,歡樂頌,仙劍奇俠傳3,哈利波特,漫威系列,偽裝者,延禧攻略,如懿傳,甄嬛傳(書版劇版都會寫),鎮魂,盜墓筆記(原著,非劇版),步步驚心…… 1.沒有融合世界,都是獨立的,有可能同一個作品會寫兩次 2.會偏心自己喜歡的角色…

在線試讀

第4章 劇版甄嬛傳 高位入宮

安陵容和蕭姨娘來到富察府,先去見了主母伊爾根覺羅氏。

伊爾根覺羅氏態度和煦,敘話時並沒有輕視安陵容和蕭姨娘的意思透出,只讓安陵容在府上安心住下,她已經派人去內務府報備過了。

安陵容在松陽縣見識過縣令夫人的跋扈,來面見富察夫人時還有點懼怕,見面後發現富察夫人溫柔可親,在心裏贊道:果然和洛瑾姐姐是一家人。

伊爾根覺羅氏沒有多留安陵容說話,她知道結交安陵容是女兒的主場,便讓彩霞領着安陵容和蕭姨娘去西院洛瑾的住處。

一路上,安陵容暗暗觀察着富察府上的一切。佳木蘢蔥、園林精巧,下人們來往有序,一舉一動皆有章法。等到了西院,洛瑾在院子里等她,安陵容見到熟悉的身影才放下一顆心,雖相處時間不多,她在心裏已經隱隱把洛瑾當成主心骨了。

「陵容見過姐姐,恭喜姐姐入選!」安陵容走上去,朝着洛瑾行了禮。

「妹妹這是做什麼,快些起來,」洛瑾忙拉住安陵容不讓她蹲下去,「你現在也是小主,既是天子嬪御,便拿出該有的氣勢了。如今你我二人還未有封位,我怎好受你的禮,傳出去無端讓人輕賤了你,還會說我輕狂。」

安陵容一聽這話,有些慌張,「是陵容給姐姐添麻煩了,陵容微薄之身……」

「莫要說自己微薄,咱們陵容是有大福氣的。」洛瑾知道安陵容的自卑心態要慢慢調整,不急於一時,「你哪有給我添麻煩,我多個妹妹,高興還來不及呢。」

陵容羞澀地笑笑,想起來還沒介紹蕭姨娘,「姐姐,這是陵容家中的蕭姨娘,這次上京多虧了她陪同。」

洛瑾仔細打量了蕭姨娘,歲月在這個女人臉上留下了許多皺紋,依稀可見她年輕時的美貌。

蕭姨娘聽到安陵容提起自己,忐忑地接話道:「奴家不中用,只能陪大小姐來到京城,也幫不上什麼忙,是大小姐謬讚了。」

「親人的陪伴就足夠重要了,」洛瑾柔聲跟蕭姨娘說道,「我已經安排好了姨娘和陵容的住所,快來看看可還合心意。」

「我的院子里有兩軒一閣一亭,正屋是用來待客的,不住人,我住在蘊華軒,另一個蘅蕪軒我讓人打掃了出來,給妹妹和姨娘住,秋來閣則留給宮裡來的教引姑姑。」洛瑾一邊說,一邊帶着二人走到了蘅蕪軒。

蘅蕪軒很是清雅,陳設低調,並不十分華麗,搭在一起卻別有意趣。安陵容和蕭姨娘只覺得處處都好,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

洛瑾也掃視了一圈,沒發現下人們偷工減料的地方,心中滿意,「這裡還是太素了些,我讓蘭心拿些擺設來,也好給妹妹添些喜氣。」

「這些盡夠了,說來不怕姐姐笑話,陵容還沒住過這麼好的屋子,」安陵容一聽這話,回過神來,而後鄭重地說,「姐姐對陵容的用心,陵容無以為報,姐姐若是不嫌棄陵容駑鈍,但凡有用得上陵容的地方,陵容必肝腦塗地。」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J洛瑾心知安陵容已經完全站到自己這邊了,但關係還是要經常維護,而洛瑾最不缺的就是耐心,「我要你肝腦塗地做甚,一入宮門深似海,我只盼着咱們姐妹倆能相互扶持,在宮裡安安穩穩的。」

蕭姨娘樂意見到自己小姐結交富察小主這樣的貴人,忙說道,「正是這個理,奴家一定每天都給佛祖上香,保佑兩位小主在宮中一切順遂!」

洛瑾給安陵容和蕭姨娘一點時間休整,晚膳時把她們請來一道用,但只有安陵容來了。

蕭姨娘是個聰明人,這樣好的培養感情的機會,她一個不中用的姨娘就不必過去了。

當洛瑾發揮自己的親和力時,沒有她交不成的朋友。經過一頓晚飯,在安陵容心中,娘親排第一,姐姐排第二。洛瑾知道安陵容缺少很多禮儀教育,因此晚飯後細細教她,尤其是明天如何面對教引姑姑。

安陵容聽得仔細,回房後還在心裏複習。蕭姨娘則在燭燈下綉着帕子,路上的銀錢多半都是陵容和蕭姨娘賣綉品得來的,安比槐小氣得很,沒給多少銀兩。

安陵容想起姐姐說的,要給教導嬤嬤見面禮,問過姨娘後才知道二人只剩十兩銀子,有些擔心明日沒有足夠的錢給教引姑姑送禮。正擔心着,伊爾根覺羅氏身邊的彩霞來了,她給安陵容送來了一千兩的銀票和五百兩的碎銀。

安陵容還未開口婉拒,就聽彩霞說道:「安小主莫要推辭,夫人說請安小主放心收下,她很感念安小主能入府陪伴我家小主,日後兩位小主入宮能互相照應。」

彩霞不卑不亢,安陵容能感覺到她和富察夫人都是發自真心,送銀子並非瞧不起她。除了銀子,彩霞還提醒安陵容記得挑選一位貼身侍女帶進宮裡,以免沒有得用的人手。於是安陵容收下了銀子,又拿出自己繡的一小副觀音像回贈給富察夫人,並打算明日起就讓蕭姨娘幫她出府選一選合適的侍女。

這一晚,安陵容心中百感交集,而洛瑾則睡得正好。

第二天,內務府來人宣旨。富察府難得全員齊聚,安陵容和洛瑾站在一處。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滿洲鑲黃旗,戶部尚書富察·穆和長女富察·洛瑾,家承鐘鼎、性秉惠和、品行純淑、禮教克嫻,着封為嬪,賜封號『昭』,於九月十四日進內,欽此。」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漢軍旗,松陽縣丞安比槐女安陵容,着封為答應,於九月十五日進內,欽此。」

眾人皆拜,「謝皇上隆恩!」

(解釋一下,電視劇里是寫了正七品答應和正六品常在,但我查了資料,清朝的妃嬪制度是不分等級的,沒有幾品的說法,所以這裡沒有加。)

宣旨太監又介紹了兩位教引姑姑,竹語姑姑和知夏姑姑,旁人不知道,洛瑾一聽這名就明白了,這是太后身邊的人。太后真是重視自己,還未進宮就把身邊心腹打發來了。至於另一個知夏,回頭可以問問李嬤嬤和章佳嬤嬤。

洛瑾和安陵容齊步出列,朝着兩位教引姑姑行了福禮,富察夫人和蕭姨娘也上前各送了荷包,另一邊的太監們則有富察家的男人們接待。

富察·穆和打聽到今年入選的秀女共有七個,除了洛瑾和安陵容,還有一個蒙古旗的博爾濟吉特氏,漢軍旗是費雲禕、曹琴默、呂盈風、馮若昭,也就是日後華妃陣營的麗嬪、曹貴人,欣常在和敬妃。

因為雍正提早登基,原先這些宅邸老人也就被蝴蝶成了選秀新人。

新人里,洛瑾位分最高,初封便是一宮主位,還是新人里唯一一個有封號的。其次便是蒙古來的博爾濟吉特貴人,蒙古旗妃子若無意外,都是小透明的存在。再往下,費雲禕和馮若昭是常在,曹琴默、呂盈風和安陵容是答應。

竹語姑姑有任務在身,自然是專屬於洛瑾的教引姑姑,另一位知夏姑姑就被分給了安陵容。兩人學規矩禮儀的的時候是分開來的,畢竟一個是嬪位,另一個則是答應,但私底下,洛瑾會在晚間把安陵容請來,讓她與自己一道聽章佳嬤嬤和李嬤嬤的教導。據兩位嬤嬤分析,知夏姑姑可能是皇后的人。

依着先滿蒙後漢的規矩,洛瑾比陵容早一日入宮。十三日夜,洛瑾先去了正院,從富察·穆和手裡拿到了富察家在宮中的人手聯絡方式,伊爾根覺羅氏則是把準備帶入宮的一應物什,細細列了單子交給洛瑾(嬪位入宮可以帶兩個貼身侍女,一個嬤嬤,和四抬「嫁妝」)。

穆和念叨着讓洛瑾為家族爭光,而伊爾根覺羅氏卻叮囑洛瑾小心為上。洛瑾全部應下,又去了妹妹儀欣處。

儀欣已經被賜婚給庄親王允祿,原康熙帝的第十六子,做繼福晉。庄親王是八大鐵帽子王之一,雍正安排自己的十六弟承襲庄親王爵位,並讓他掌理宗人府,是極好的去處。洛瑾與儀欣約定好了,等除夕宮宴時再聚。

對於富察家來說,雍正的恩寵甚高,全賴如今要和年羹堯做對抗的緣故,等年羹堯一去,以雍正多疑的性子,富察家今日的榮耀未嘗不是催命符。所以洛瑾身上承載着家族的希望,族裡只會一心支持洛瑾,他們指望洛瑾給富察家帶來堅固的榮耀,而非水中月、鏡中花。

洛瑾最後是去了安陵容的院子。經過這段時日的相處,洛瑾和安陵容早已義結金蘭。

安陵容用自己精妙的綉法給洛瑾做了一身紫色旗裝,襯得洛瑾灼灼奪目,當然給儀欣的也沒落下。同時,安陵容還用自己高超的制香手藝,專為洛瑾研製出了一款「慕妍,作為洛瑾的專屬香料,該香氣味淡雅,似梅非梅,聞之則心曠神怡,如三月暖陽,很符合洛瑾的氣質。洛瑾拿到方子後,讓竹心做成了膏狀和液體狀,前者當作身體乳、後者沐浴時點在水中,不過幾日,洛瑾就多了體香。

洛瑾投桃報李,給安陵容準備了很多她用得上的布料首飾,只說自己帶不進宮,放着就糟蹋了東西,唯有配上美人才不算埋沒。一些布料首飾哪怕是有錢都買不到,安陵容帶着進宮也不會讓人小瞧了她。洛瑾又安排安陵容新得的侍女雲蘿去李嬤嬤和章佳嬤嬤那裡學規矩,沒有她的發話,章佳嬤嬤和李嬤嬤是不會理睬雲蘿的。

這次入宮,洛瑾要帶上竹心、蘭心,還有一個精通婦人之事、懂得調養身體的方嬤嬤。方嬤嬤是伊爾根覺羅氏奶娘的表侄女,她兒子也在富察府上當差,因此忠心可用。而四抬箱籠里除了一些必須的衣服首飾、藥材禮品,剩下來的位置都被洛瑾塞滿了筆墨紙硯和書本,她還額外帶了一把古琴。

翌日,依舊是富察·奕慎和富察·奕謙送妹妹入宮,只是這次一去,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出來了。

洛瑾拜別府上眾人,由竹心、蘭心扶進馬車,駛向自己的戰場。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