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江馳許忱(快跑!親愛的馬驫驫)_快跑!親愛的馬驫驫完結版在線閱讀

江馳許忱(快跑!親愛的馬驫驫)_快跑!親愛的馬驫驫完結版在線閱讀

2022-09-23 14:37 作者:發財的小奶糖

章節介紹

孤傲馬術小王子江馳,邂逅了農大女馬醫兼野路子馴馬師馬驫驫

在線試讀

第 1 節 美救英雄的正確打開方式

精彩節選


馬驫驫是從未想過,她只不過是順手救了一個大帥哥,沒想到卻救了一隻又帥又奶又黏人的冰山小狼狗?
沒人告訴他,救個人,還要把自己給搭進去的呀!
論這『孽緣』的開始,還要從不久之前說起……偌大的馬場里,戴着馬頭的馬驫驫正在人群中安利着馬兒的進化史:」現代馬的老祖宗要追溯到距今五千萬年以前的始祖馬年代,後來經歷了漸新馬,中新馬,上新馬階段……才變成了大家現在眾所周知的真馬。」
」而咱們大中國的馬術則是興於周代,盛於唐代,距今也有十分悠久的歷史了。」
馬驫驫不遺餘力地介紹着馬術的點點滴滴,沒過一會兒,她就感覺有些口乾舌燥,就在馬驫驫喘口氣的空餘,餘光里,出現了一道十分惹眼的身影。
少年端詳着牆上的廣告,似是若有所思着,他背影修長,清瘦乾淨,卻又不顯羸弱,見他如此認真,馬驫驫覺得,他應該也是想學習馬術。」
您好,成人馬術了解一下?」
她小心翼翼地點了點男人的肩膀,馬驫驫感覺這人比自己高好多,江馳轉過身來,垂頭,看着這個詭異的馬頭在自己的胸口處戳來戳去,他皺起好看的眉頭,滿臉寫滿不悅。
馬驫驫的視線落在這個人的腿上,筆直修長,肌理分明,一條馬褲被他穿出了血脈僨張的感覺。
嗯,是條好腿!
她連忙表明來意:」這位帥哥,我見你骨骼清奇,雙腿修長,你這樣的條件很適合學馬術的,真的。」
怕帥哥不信,她又很堅定地說道:」而且練習馬術可以增強免疫力,你身材不錯,馬術也可以幫你塑形,對你來說相當划算的。」
馬驫驫反覆打量他的腿,心想要是不練馬術,真是可惜了。」
江馳被糾纏得有些煩悶,他不耐應道:」我會。」
誒?
這個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馬驫驫抬起頭,她的視線透過馬頭的窟窿眼,和這個孤傲的少年視線碰到了一起。」
江馳?

你不是出國了嗎?
!」
此人她可太熟悉了,作為國內十分知名的馬術選手,他的馬術可謂是一流,在馬術這個圈子裡,毫不誇張地來講,他就是王。
眼前的少年孤傲淡漠,眸底深處透出的冰冷感,讓她忍不住瑟縮了一下,不過不得不說,他長得是真好看啊。」
嗯。」
江馳應了一聲,不願多言,他繞過馬驫驫,徑直進入了馬場。
美男的出現,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緩解了馬驫驫的口乾舌燥。
對於這樣的帥哥,馬驫驫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江馳是真地很好看,好像在成語詞典里,沒有一個詞彙可以準確描述江馳的容貌。
而不遠處的許多錢本來一直盯着馬驫驫的,可當他看到江馳出現的時候,許多錢又看向了馬驫驫,結果從她的眼中,許多錢看到了驚艷,欣賞,和喜歡。
許多錢原本燦爛的笑意頓時僵在了唇角。
他跟馬驫驫從小一起長大,許多錢自詡自己長的也不賴,但從未在她的眼中看到這樣的光彩,許多錢感覺自己心裏有點酸,他有些不悅地看向江馳,見他沒有理會馬驫驫,徑直走入了馬場,許多錢露出一個瞭然的笑意。
江馳是何許人也,他出身豪門,眼高於頂,怎麼可能看上馬驫驫?

這麼一想,許多錢心裏頓時舒坦了。
而另一邊,馬驫驫摸了摸自己的馬頭,對於江馳的冷遇,她有點不爽。
不過很快,她就把這件事情拋之腦後了,她帶着一波又一波的小朋友進入了馬場參觀,馬驫驫摘下了馬頭,她一邊扇着風,一邊想着休息一下,待會兒好給這些客戶們好好介紹一下馬術。
忙了一天的馬驫驫坐在長椅上,一邊喝着冰可樂,一邊低頭擺弄着手機,突然,一個人輕輕地點了點她的肩膀。
江馳禮貌地問道:」請問,這裡是否寄養着一匹名叫颶風的馬?」
馬驫驫聽到颶風這個名字,她眉頭微微地蹙起,抬起頭有些不悅地盯着他,隨即質問道:」颶風和你什麼關係?」
」我是它的主人。」
江馳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颶風在哪裡。
江馳的話音剛落下,少女手中的易拉罐就以肉眼可見的恐怖程度,被馬驫驫捏成了扁扁的一片。」
你還好意思說你是他的主人?」
馬驫驫目光明亮極了,她惡狠狠地看着江馳,整個人像是炸了毛的小野貓。
江馳有些不解,」我……怎麼了?」
馬驫驫逼近江馳,她兇巴巴地說道:」你是它主人你不管它死活?
你都不看看它瘦成什麼樣兒了,你以為馬兒是神仙嗎?
吸吸空氣喝喝露水就能活着了?
它需要你的時候,你不管不問,現在不需要你了,跑出來說你是它主人?
早幹什麼去了?」
她逼近江馳,氣勢凌厲,江馳一愣,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瘦?
我父親沒有付寄養費嗎?」
江馳不信。
馬驫驫深吸一口氣,拳頭捏得咯咯響,」寄養費?
你沒搞錯吧。
颶風是前些日子許叔叔收來的馬,誰給寄養費啊。」
江馳忍下情緒,」能麻煩你帶我去看一看颶風嗎?」
」你可別假惺惺的了,你都不管它死活,還好意思去看它?」
馬驫驫語氣沖得很。
江馳解釋道:」我的家事,我自己會處理,現在,我要去看颶風。」
見江馳態度認真,馬驫驫原本的怒火消減了一些,她氣呼呼地哼了一聲,打算帶江馳去看颶風。
當他跟着馬驫驫來到馬廄,看到颶風的時候,江馳先是震驚,緊接着便是心疼,再然後,他的心裏湧起了莫名的憤怒。
這個馬廄,又破又爛,旁邊不遠處就是堆放垃圾的地方。
江馳忍着怒意問道:」為什麼颶風會住在這種地方?」
馬驫驫心裏也有些不舒服,悶悶說道:」你還奢望它住在哪裡?
你也看到了,它這麼瘦,又是剛收來沒多久的馬,對馬場來說,可能以後都派不上用場,能有個地方住,已經很不錯了。」
江馳走過來時,颶風的眼神明顯有些敵意,馬驫驫又說:」這馬脾氣古怪地很,估計是隨了主人了。」
江馳倒是絲毫不在意馬驫驫說什麼,他緩步走上前,輕輕地摸着馬頭,」颶風,我回來了。」
聽到江馳的聲音,颶風試探地往前貼了貼,它似是在努力的分辨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昔日的主人。
過了沒一會兒,颶風的眼裡忽然泛起亮光,突然!
颶風一下子就變得特別的高興和興奮,看着它這樣,馬驫驫心裏暗暗吐槽:」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我白疼你了!」
江馳疼惜地看着颶風,他伸出手,輕輕地摸了摸颶風,」我知道了,謝謝你全心全意地照顧它。」
江馳牽過來韁繩,撫摸了一下颶風的鬃毛。
馬驫驫忍住心裏不舍的情緒,故作老成的說教江馳,」比起當它的主人,我更希望你能把它當成家人去看待,被親人拋棄的感覺很難受,對馬兒來說也是一樣的。」
江馳眸底浮光微動,輕輕地」嗯。」
了一聲。
他似是有些不相信,當初爸爸答應他答應得好好的,說只要江馳聽他的話,完成學業,他就好好照顧颶風。
可沒有想到的是,他畢業歸來,父親卻食言了。
颶風陪着他從童年走到了少年,它就是自己的家人,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它比父親還要親密。
它承載着太多的美好回憶,點點滴滴里,全部都是和母親在一起的快樂時光。
他選擇了相信爸爸,可爸爸,卻欺騙了他。
江馳摸着馬鬃,心中滿是懊悔和難過。」
颶風,對不起……」眼前的颶風再也沒有了昔日的光彩,原本明亮的眼眸,也變得暗淡無光。
江馳不敢深想颶風受了多少罪,他越想越難過,越想,越無法原諒父親,更無法原諒自己!
當他牽着颶風離開馬廄的時候,江馳的心裏特別不是滋味。
馬驫驫的眼底閃過一抹黯然,她輕舒了一口氣,看到這樣的重逢,她還是為江馳和颶風感到開心。
雖然他的出現,引起了馬場里不少人的注意,但他卻毫不在意。
不光許多錢注意到了江馳,他的爸爸許忱也看到了江馳。
許忱是馬場的場主,穿着一身阿瑪尼休閑裝,頗有一些成功人士的味道,他經營着這家馬場,最近正在籌備着承辦馬術選拔比賽的機會,馬場最近的生意這才有了一點起色,見到江馳來了,許忱忙找到許多錢。」
兒子,還愣着幹什麼啊,趕緊去跟江馳合影啊!」
許忱捅着許多錢的胳膊。
許多錢拒絕,」合什麼影啊,我不去!」
」你懂什麼啊!
這合了影,等照片洗出來,啪一下子,往咱們這門口一貼,生意不就來了?」
許忱推搡着許多錢,一邊又說,」他可是江馳,馬術小王子,他家可是咱們市的首富,江馳能來咱們馬場,多給咱們面子啊,是不是。」
許忱看江馳的眼神格外地欣賞和喜歡。
許多錢更加不爽。」
什麼馬術小王子啊,他出國留學好幾年,估計早就忘了怎麼騎馬了吧。」
許多錢十分不屑,依他看,估計江馳現在都不如自己呢。
想起剛才馬驫驫用那樣的眼神看着江馳,許多錢心裏就有點不平衡,他知道馬驫驫喜歡馬術,所以這麼多年,他一直在努力練習馬術,為得就是可以在她心裏留下一席之位,他這麼努力的付出,所以絕對不可能比江馳差。
許忱捅了他一下:」你懂個球啊你!
人家可是天才。」
」切,明明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也不知道他哪裡好,成天拿我跟他比。」
許多錢氣不打一處來。
許忱皺眉,語重心長道: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