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雲傾雪容寒(雲傾雪容寒免費閱讀)_(雲傾雪容寒免費閱讀)全集免費閱讀

雲傾雪容寒(雲傾雪容寒免費閱讀)_(雲傾雪容寒免費閱讀)全集免費閱讀

2022-09-23 14:37 作者:容寒

章節介紹

雲傾雪眸色輕閃,沉吟片刻才道:「我和他是同學,有一次我低血糖,大家都沒發現,可他卻注意到了,還背着我去了醫務室」「之後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送給我各種糖,就這樣」話落,雲傾雪感覺容寒看了她一眼,可她卻沒有勇氣抬頭「知微,沒想到你這麼純情啊」同事感嘆道...

在線試讀

雲傾雪容寒免費閱讀第6章  

精彩節選


轉到雲傾雪的時候,她選了真心話。
「說一下怎麼喜歡上你初戀的?」
雲傾雪眸色輕閃,沉吟片刻才道:「我和他是同學,有一次我低血糖,大家都沒發現,可他卻注意到了,還背着我去了醫務室。」
「之後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送給我各種糖,就這樣。」
話落,雲傾雪感覺容寒看了她一眼,可她卻沒有勇氣抬頭。
「知微,沒想到你這麼純情啊。」
同事感嘆道。
緊接着,又有同事轉動了瓶子:「再來再來。」
最後一輪的時候,瓶口竟恰好轉到了容寒。
大家頓時八卦起來,問道:「你和大明星許彤什麼關係?」
「她對我來說是個很重要的人。」
霎時間,眾人連連驚呼:「時嶼,有情況啊這是。」
眾人起鬨的熱鬧聲里,雲傾雪垂下了眼眸,彷彿被隔絕在外。
晚上九點多。
活動結束,大家陸續離開。
雲傾雪也正準備走,容寒突然叫住她。
「我們談談吧,去咖啡廳。」
雲傾雪心一顫,像是預感舊到什麼:「就在這兒說吧。」
容寒皺眉,感受到雲傾雪的對抗。
但他還是開口:「讓你扮演我女朋友的事情,就到今天吧。」
雲傾雪胸口的酸澀難以抑制,她深深吸了口氣,才道:「……好。」
容寒不知為何心頭宋名煩躁不已。
明明只是一場交易……見雲傾雪轉身就要走,他又開口:「這段時間,謝謝你幫我應付我媽。」
雲傾雪強笑:「是你幫了我。」
說完,她不顧容寒還想再說什麼的神色,徑直大步離開。
回到家。
雲傾雪躺在床上看微信,突然發現許彤更新了條朋友圈。
她點進去,是一張圖片。
女友視角的偷拍容寒吃飯的照片。
不少人在下面評論:「配一臉!」
「這才是真正的男神配女神,之前拉雲傾雪和時嶼配對的,什麼眼神啊。」
雲傾雪逼着自己關了手機,拿被子蒙住了頭。
黑暗中,她覺得心口好痛。
接下來的日子,一切似乎重回原點。
雲傾雪在塔台的指揮依舊冷靜,還獲得了當月最佳。
或許連她自己都沒注意到,這段時間,她在躲容寒。
這天下班回家。
雲傾雪剛到小區門口,就看見陸斯安被一群記者堵在中間。
陸斯安眉眼緊蹙着,不勝其煩。
忽然,一個眼尖的記者發現了雲傾雪。
「這不是那個和陸斯安一起私奔的女人嗎?
!」
「她也住這裡!」
「他們肯定住在一起!」
一群記者立即衝上前將雲傾雪團團圍住!
0雲傾雪滿臉慌亂。
還沒反應過來,手腕促然被人抓住,一股力道把她猛的一拉。
然後,雲傾雪就被陸斯安塞進了車裡。
陸斯安發動引擎,車子迅速匯入車流。
雲傾雪揉了揉有些發紅的手腕,怒道:「你拉我上車幹什麼?」
陸斯安翻了個白眼:「那我現在放你下去。」
雲傾雪頓時氣得咬牙。
這時,陸斯安低罵了句:「該死。」
下一秒,車速明顯加快。
雲傾雪下意識朝反光鏡看了眼,後面有追車。
她一驚,忙道:「你小心一點!」
話落,路口處突然躥出一個亂過馬路的行人。
陸斯安瞳孔一震,猛打方向盤。
「砰——!」
車子撞在了旁邊的護欄上。
……雲傾雪很快被送到醫院。
待了沒多久,容寒忽然來了。
雲傾雪很是意外。
容寒來得匆忙,上下打量雲傾雪幾眼,確認她身上沒事後,不自覺鬆了口氣。
他站在床邊,輕聲問道:「醫生怎麼說?」
「輕微腦震蕩,休息幾天就好了。」
容寒又看了眼旁邊病床上的陸斯安,皺了皺眉:「你怎麼會和他一起出車禍?」
雲傾雪將事情經過都說了一遍。
等她說完,容寒突然反問了一句:「你和他現在是鄰居?」
「嗯。」
容寒眉頭皺得更緊:「以後離他遠一點,你和他並不相配。」
聞言,雲傾雪心口猛然一縮。
她攥緊手,聲音不自覺冷下來:「我和他本來就沒有關係,我也知道自己和普通,和他不配。」
容寒一時間無言。
氣氛一瞬僵硬。
半響,容寒才開口:「我去給你買點吃的。」
容寒出去後,旁邊『昏睡』的陸斯安倏地睜開眼。
他撐起身看向雲傾雪,眼裡帶着玩味:「喂,你跟他的關係,還挺複雜。」
說完,陸斯安又搖了搖頭嘖然兩聲:「你這個樣子,可不是許彤那女人的對手。」
雲傾雪白了他一眼,沒理會。
晚上,陸斯安就被幾個彪形大漢強行接走了。
緊接着,陸氏集團就發佈了聲明:所謂『逃婚』都是誤會,陸斯安和許彤的婚禮會擇期重新舉行。
網上頓時議論紛紛。
雲傾雪自然也看見了。
她心裏卻忍不住想,如果容寒看見了這條新聞,他會是什麼心情……第二天。
容寒下班後直接來到醫院。
他剛走到病房門口,就聽見裏面傳來說話聲。
病房內,沈橙語重心長的勸着雲傾雪。
「你已經喜歡容寒十年了,再不表白,等到許彤反悔不嫁陸三少,你可就真的沒機會了。」
雲傾雪聲音低低的:「我不能說,我怕說了,連同事、同學都沒得做。」
說完,她感覺到什麼,忽然一抬頭。
霎時間,雲傾雪目光和門口的容寒對個正着。
雲傾雪身體頓時一僵。
沈橙不明所以轉頭,神色也是一驚。
下一秒,她訕笑起身,拿了包就往外走:「我先走了,你們慢慢說……」病房一陣靜默。
最後,容寒率先打破了沉默:「你們剛剛說的,是真的?」
隱匿許久的秘密就這樣毫無預兆的曝光,雲傾雪反而生出一點孤注一擲的勇氣。
她攥緊手,直直看着容寒,眼底是從未有過的坦然:「是,我喜歡你。」
「從大學到現在,我一直都喜歡你。」
容寒頓住了,眼底閃過一抹深沉複雜的情緒。
但他什麼也沒說,竟只是拿了床頭的空水壺走了出去。
雲傾雪滿漲的情緒一瞬跌落下去,鼻尖泛起酸意。
還沒等她平復下去,病房門又被打開。
這一次,竟是宋母突然來了。
雲傾雪一愣,很是詫異:「阿姨,您怎麼來了?」
宋母走到床邊,言語間帶着些責怪:「時嶼也真是的,你出車禍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告訴我。」
雲傾雪頓時有些尷尬,同時也意識到容寒還沒把兩人假裝情侶的事情告訴宋母。
她想了想,自己和容寒的合約既然已經結束,也不好再欺瞞宋母。
她遲疑開口:「阿姨,我和時嶼其實不是……」「媽,知微這裡有我就行了。」
容寒突然走進,截斷了雲傾雪的話。
不到半小時,宋母就被容寒三言兩語打發走了。
屋內再次只剩下二人。
雲傾雪深吸了口氣:「我們這樣騙着阿姨不好……」「這件事,以後再說。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