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今日很想你》慕漣宿風亦卿_(慕漣宿風亦卿)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今日很想你》慕漣宿風亦卿_(慕漣宿風亦卿)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3 15:35 作者:檐上枝

章節介紹

時至今日,慕漣宿仍記得她意識昏沉,迷迷糊糊醒來時抬頭對風亦卿問道: 「你是誰?」 「我是你爹」 他義正言辭道 「???」你沒事吧? 「你叫王翠花,我是你爹王瑾澤」 他繼續面不改色道 「......」呵呵 男主語錄:即使你是太監,我也願意(•‿•) 女主:你願意…

在線試讀

第5章 賀琢

慕漣宿在風源詫異的目光中坐到了他的旁邊,風亦卿的對面。

月辰緊跟着坐到剩下唯一一個位置。

一張桌上,四面俱全。

夥計麻利地將菜端上來,慕漣宿才慢悠悠道:「不介意拼個桌吧?」

風亦卿頭也不抬道:「不介意。」

慕漣宿下巴朝錢袋點了點,道:「150文,分文不少,這錢袋嘛….有空還是還給我吧。」好歹上面的蓮花是自己繡的,雖然不怎麼好看。

風源這才將那墨綠色的錢袋拿起來,認真點了點裏面的錢,不多不少,剛剛好。

他正準備把錢袋放好等回房間後再把錢袋空出來,誰知旁邊伸過來一雙修長白皙的手,直接將他手裡的錢袋以不容置喙的氣勢拿走了,他偏頭看了看罪魁禍首。

風源「……」

風亦卿:「看什麼?我臉上有東西?別看我了,吃菜。」

「哦…」風源默默低頭乾飯,少爺您真的不考慮讓我幫您保管錢嗎????!!!

慕漣宿覺得這家客棧的菜是真心好吃,尤其是這藕夾,蓮藕酥脆,肉質細膩,她再次將筷子伸向盤子中的藕夾,凌空中另一雙筷子也和她伸向了同一塊,慕漣宿抬起頭。

慕漣宿:「……」

風亦卿:「……」

他倆在這大眼瞪小眼,月辰已經呼哧呼哧吃完了第二碗飯,盛來了第三碗。本來慕漣宿是準備換一塊的,但如果對象是風亦卿那就大不一樣了,很顯然,對面的想法和她一樣。

「我先夾到的」慕漣宿先發制人。

「我先看見的」風亦卿也緊隨其後。

……

……

看着倆人劍拔弩張的氣氛,風源與月辰進行了底下交流。

「嘿,兄弟,你叫什麼?」風源對着月辰道。

「月辰,兄弟你呢?」

風源轉了轉眼珠道:「叫我小源就好。」他轉頭小心翼翼看了風亦卿他們一眼,又趕快收回目光道:「你看他們吵的這麼厲害,為了我們的生命着想,我們還是小心為妙。」

最終風源和月辰雙雙決定眼觀鼻鼻觀心悶頭乾飯,誓不做戰爭的「犧牲品」。

兩相對歭下,風亦卿咬着牙露出一個勝利者的微笑道:「這是我們點的。」

那確實是不太好再跟着搶了,不過慕漣宿挑了挑眉,也跟着微笑道:「要不,我請?」

風亦卿表面波瀾不驚道:「好啊。」他收回手,眼底的笑意越發深沉。

慕漣宿將藕夾夾進了風亦卿碗中,道:「還是各付各的吧。」

我才不要當冤大頭。

風源看着慕漣宿的動作正準備說「我家少爺從不吃他人夾的菜」下一秒,那藕夾就被轉移到自己碗中了,他張了張嘴,活生生咽下要說的話,繼續不動如山低頭乾飯。

這場飯最終以月辰吃完五碗飯結束。

.

黑夜無月,微風習習。

為首的黑衣人恭敬地跪在下首,道:「主上,是屬下失職,讓風少爺跑了,請您責罰。」

賀琢不緊不慢地將手中黑棋放上棋盤,側臉在燈光剪影下勾勒出柔和的色彩。

棋子與棋盤相碰發出細小清脆「叮」的一聲響,因周圍過於安靜而無限放大。

他的目光終於從棋局轉到了留尙身上,斯文俊秀的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

他身上總是自帶一種書卷氣,讓人不自覺將他想像成俊白書生。

賀琢啟唇道:「罷了,不必追了。他們都到了嗎?」

留尙雖疑惑為何不繼續追了,但依舊躬身道:「稟主上,四位長老已在前廳等候。」

賀琢起身,凈了手,翻滾的水與涼亭外的天幕融為一體,翻起滔天駭浪。

他一雙細白的手拿着帕子慢條斯理地擦拭,對着手下道:「去領罰吧,不用跟着了。」

留尙依舊跪在地上躬着身道:「還請主上破例讓屬下跟隨,屬下確定主上安全自會領罰。」

「既然你想去,那邊去吧」賀琢淡淡道。

細風吹過,棋子在棋盤上巍然不動,黑棋正以悄無聲息的姿態包裹住全部白棋。

未進前廳,已傳來裏面的紛紛話語。

「為什麼是他召集我們來?風家主呢?」

「興許是病了吧,前幾日見他就已現病容。」

「哼,不過一個沒人要的『陪嫁丫鬟』,也配和我們同堂議事?」

身旁的留尙按耐不住自己,正準備衝進去便被一隻手拉住,賀琢嘆道:「這般耐不住性子可不行。」

「肅靜!」突然,一道嚴厲蒼老的聲音打斷了他們。

房中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這賀琢私自僭越以家主之令傳召於我們,自當要罰,你們作為長老還似婦人般在背後嚼人舌根,成何體統!」

賀琢踏入前廳,拱手向各位長老問好。

一步一步沒有絲毫猶豫地踏上主位。

「你…你這狂浪小兒,怎可輕易坐上主位!」一長老一手指着他,正是剛才罵他「陪嫁丫鬟」的長老關沽機。

賀琢乃賀家養子,隨着其姐賀佩柳嫁入風家,賀琢也跟着進了風家。

無理無由,又因他是養子,曾有不少人猜測他與賀佩柳關係匪淺,私下裡更是有不少人稱他「陪嫁丫鬟」。

賀琢默不作聲地看了看四位長老的表情,厭惡,不滿,狠毒……

「退下來!」剛才那位呵斥其他三人的風長老道,他最是嚴厲古板,「主位乃家主之位,怎可容爾等沾染?」

賀琢依舊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他調整了一個更為閑適的姿勢道:「今日召諸位前來正是為了家主之事,相信前不久大家也都看到家主疾病纏身,少主救父心切,已去尋找神醫,現暫由我賀某暫代家主之位。」

「你暫代?恐怕暫代着就取代了吧!」一長老嗤笑道。

「風家主真是自己病的?少主真是出去尋醫?不會這都是你害的吧?」一長老陰謀論道。

「你不過是一介外人,也配敢論我們風家之事?」關沽機不屑道

「但憑你一面之詞怕是不能服眾。」風長老捋着鬍子,緊皺着眉頭。

「風家主如今昏迷不醒,這幾日大家恐怕是不能見到風家主了。」

賀琢朝留尙示意,留尙立馬從袖子中取出一張紙,賀琢拿着紙攤開「我這有封風家主的親筆文書,足以證明我所說句句屬實。」

他側身將文書遞給留尙,留尙立馬拿下去給諸位長老檢查。

「誰知道這文書是不是真的呢?說不定是你假借家主之命,私造文書。」關沽機說道。

「就是就是,況且要選人暫代家主也應該是由風長老來主持大局,怎麼會讓他來?」

「對呀,萬一這是他偽造的呢?」

其他長老也跟着附和。

風長老蹙眉沉思,緊緊盯着賀琢道:「這文書真是風家主所寫?」

賀琢堅定道:「千真萬確。」

他低頭喝了口茶,依舊是那份雲淡風輕的模樣:「諸位若是還有疑慮大可過幾日等風家主身子好些登門造訪,只是這幾日風家主病的突然,還未來的及通知各位長老,實屬賀某辦事不周。」他歉意地抱了抱拳,接着道「現今風家主昏迷不醒,少主尋醫下落不明,總得有個人出來主持局面,此文書乃風家主忍着病痛危急存亡之下所寫,句句屬實。風家家主歷來以武服人,今日我賀某便斗膽挑戰四位長老,還望各位長老在我賀某暫代家主期間大家能上下一心,齊心協力。」

他站起身,向各位長老行禮,「還望各位長老賜教!」

「就你這文弱小身板還敢來挑戰我們四個?」一長老不可置信般站起身上上下下打量着賀琢。

「簡直是不自量力!」關沽機道,一言既出他已出現在賀琢身邊,拳風劃破虛空朝賀琢擊來。

「風仞拳不用武器,最是講究以手化仞,你這半道出家的狂狼小二學的會嗎!!」他怨毒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其他長老也跟着加入戰鬥。

賀琢微微一笑,似是不以為然,他側身一避,以守為攻,轉瞬間關沽機被一掌打到牆上,牆灰簌簌落下。他瞪着渾濁的老眼,哆哆嗦嗦捂着胸口不可思議地看着他「你…」

他後面的話語還未說完,時間像是被突然加快,另外三位長老也被賀琢飛速打倒在地。

快!

實在太快了,在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戰鬥已然結束。

賀琢捂着帕子擦了擦手上的血跡,將風長老扶起來,微微低頭道「各位長老,賀某得罪了。」

風長老拍開了賀琢的手,搖了搖頭,「這事還得等風家主醒後再議!萬不可如此草率!」

關沽機咬牙切齒道「你…不算,這不算…你定是修了什麼邪魔歪道才…」

「各位長老」賀琢慢條斯理地整理着衣着,「武功也比了,風家主的親筆文書也看了,應該沒什麼異議了吧?來人,送各位長老回家歇息,這月黑風高的,我風府便不留各位長老了。」

幾個高大壯實的侍衛立馬拖着四位長老向門口走去,關沽機兀自掙扎着道「你一個外人怎可算風家的人?這風家要是交到你這樣的人手裡我怕是要沒落了!」

「風家不辛啊!」

「如此違背禮法,越庖代俎,不成體統!」

………

謾罵聲逐漸遠去,留尙吩咐完下人收拾殘局,走到賀琢身邊,「主上為何不直接用那個辦法控制他們?」

賀琢走出前廳,望着漆黑無垠的天空道:「人情似紙張張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那個辦法終歸不是長久計,時間久了總會有人起疑,人生總得有點挑戰才好,不是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