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太古獨行(王澈願望水杯)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太古獨行完結版在線閱讀

太古獨行(王澈願望水杯)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太古獨行完結版在線閱讀

2022-09-23 15:35 作者:願望水杯

章節介紹

遠古世家火種傳承,門派道教尋求長生 光怪陸離的大地上,神獸聖禽遍地走 大道爭鳴顯化,迷濛混沌重現 歲月如刀斬天驕 歷史洪流滾滾碾過,神秘的太古時代,俱塵封埋葬遺迹中 嘆凡人之一生,如蜉蝣朝生而暮死 少年從另一個世界而來,擊碎枷鎖,掙脫束縛,於亂流中崛起 腳踩星…

在線試讀

第8章 誕生

原始誕生,道與法的紋路交織在一起,不斷出現浮現神秘烙印,虛空中傳來低聲吟唱,引得萬物爭輝,流光迷濛,如同混沌初開,但卻一片生機勃勃。

綠草在天地間生長,古獸在土地上咆哮,山巒在虛空中沉浮,一片迷濛初始氣象。

空間演變,光華流轉,一切崩碎,瞬息消失黑暗中。片刻後綠芒如不朽之源發出燦爛光芒,將一方天地點亮,萬物恍如沉浮在歲月中,崩塌,綻放,周而復始。

不知循環了多少次,卻始終沒有停止。

這一切對於二人都沒影響,他們如同靜止般,只見花開花落,往而復返,這所有的演變都只不過在瞬息間發生。

「這是什麼東西!世間竟有這樣濃郁的生命精氣」

金翅大鵬鳥怪叫出聲。這一切太驚人了,王澈「命台」處精氣充盈,化作了實質液體,在跟隨原始演變,不停被吸納,又流淌,但變幻間能清晰得感知到精氣在逐漸變少,而演化萬物的神輝則慢慢凝實了一些。

二人皆目瞪口呆,從未見過如此異景,金翅大鵬鳥懸浮在那裡,如同萬物世界的點綴,狂喜到無以復加,金色神羽炸起一片,如一隻開屏孔雀,聲音都激動到顫抖,喃喃念道:

「絕世寶體,絕世寶體…」

傳說中絕世妖獸出生時,融印天道法則為一體,能引得萬物爭鳴,演化真道,顯不世異像。

而有天驕也是如此,往往能震動天地,諸天領域加持,天生就強大無比,如天地欽定的主角。

雖然王澈的異景與記載不太相同,並不是出生即相伴,但它認為只是另外一種不為人知的寶體,所以不被記載。

萬物演化趨於平靜,所有消失後,這裡平淡下來。一片黑暗中心處,出現了一顆黑色種子,形狀扁平,約莫指頭大小,看起來平平無奇

片刻後,種子飄出細如髮絲的一縷靈氣,不是細細感知,根本無法得見。那一縷細絲從眉心處往下飄然而去,落入到如同天橋一般茁壯的「中脈」里,散發出淡淡的光輝,中脈形狀也凝實了一分。

王澈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調動那一縷精氣在「中脈」循環,他與之產生了莫名的聯繫,如臂使指。

他猜想這應該算是通脈成功,靈氣棲息在體內,化作自身的力量。而將如同天橋高大「中脈」修滿這樣的靈氣時,便可算是一名強大的修者了

不遠處,金翅大鵬鳥面露喜色,微微振動巨翅道:「哈哈哈,居然通脈成功了,你很不錯,獻給我這麼一座巨大的寶藏」

它身軀閃耀着金光,目光貪婪的看向那顆寂靜的黑色種子,說道:「剛才的異像居然都是這顆種子引起的,真是個了不得的寶物啊」

它說著口中吞出神輝,緩慢無比,如同泥沼中行走向黑色種子而去。

「試一試有何奇異」

金光沒入種子當中,沒有掀起絲毫波瀾,彷彿一座沉寂的山嶽。

金翅鵬鳥出手,一隻虛幻金色巨爪彈出,想要將種子一把抓走,但卻在接近的剎那崩碎,成為無數光點散落。

金翅大鵬鳥懸浮在黑暗中,如同一輪烈日照耀,身軀卻比先前肉眼可見的黯淡了幾分。

但它卻沒有失望,依舊面露喜色,更加確定道:「居然免疫我的神識攻擊,這莫非是什麼仙種」

「小崽子,先將你擒來,與我的神識交融」

先前的巨爪再次顯化,如同山嶽鎮壓塵埃向王澈抓來。巨爪威勢驚人,但卻陷入泥沼,行動遲緩無比。

「強行入主神識真是艱難…」

金翅大鵬鳥暗暗咬牙,沒有黑色小樹相助,奪舍真是兇險萬分。

這種掠奪他人造化為自己所用的禁術本來就被天地不容,即使是十分強大的修鍊者,強行奪舍一個凡人都千難萬難。

黑暗空間中有一片無形的壓力,在不斷消磨它的神識,連出手攻擊都要被限制。

它的身軀更加黯淡了幾分,金翅大鵬鳥暗恨說道:「在這裡呆久了,我的神識恐怕有覆滅之危」

「不過,區區一個凡人而已,就該由我掌決命運」

那道金色巨爪終於出現在王澈面前,他猶如塵埃漂浮,就要被握緊,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

突然黑色種子綻放一道黯淡綠光,金色巨爪輕輕震動,崩碎成點點金光。

「啊啊」

金翅大鵬鳥在黑暗中顫抖,渾身金色光芒正在快速消散,金色神羽紛紛揚揚從身軀飄落,連身軀都不斷在縮小,如遭重擊,王澈能感知到,它的生命之源正在消亡

「這顆種子…到底是什麼來歷」

金色大鵬鳥嘶吼不斷,身軀上冒出奇異紋路,熊熊燃燒,金色純粹之火照耀,神識之源變得暗淡。

眨眼間,身軀燃燒殆盡,它化身雞仔一般大小「嗖」的一聲衝天而起,從這方天地中逃出。

同時,王澈也感覺到一股天旋地轉,片刻後神智清明,山間清風吹來,身體與先前有了很大不同,而面前的金翅大鵬鳥不再兇悍,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倚靠在一塊大石上。

「呵呵呵…本欲強行吞噬你的神識,卻不想你個小崽子還有這樣的氣運,我太大意了…」

「不過,不要以為你能逃出我的掌心了,那顆種子畢竟在你的神識中存在,你也無法調動對敵…我只要將你拘禁於此,慢慢消磨,總還是能…」

話還沒說完,只見王澈提着黝黑柴刀,如同劈柴一般向它斬來。

「給我死」

王澈盛怒出手,經歷了生死。如果不是意外發生,現在恐怕已經成為傀儡,一切無可挽回。

「太天真了,我這副軀體即使你再修成三個境界,就站在這裡,你也無法撼動」

它非常自信,仰着頭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樣,根本不相信王澈能夠傷害到他。

「噗」

一刀斬下,血花飛起,如同利刃切豆腐般輕易,巨大左翅被王澈一刀斬下,金色血液噴濺數尺之高,伴隨着驚駭的慘叫

「啊啊啊!」

罡風獵獵,將王澈震飛,金翅鵬鳥衝天而起,俯視下方,驚懼而又怨恨的看向王澈:「小崽子…你手裡的這是什麼器物」

金翅大鵬鳥在空中掙扎,失去了一隻翅膀,神識又受重創,身軀難以保持平衡。

它此刻居然萌生出逃生的想法,眼前這個人族簡直可怕,有數不盡的秘密,奇妙的黑色種子可以震碎它的神識,

手裡的黝黑神兵如修羅的屠刀,竟然可以將它的身軀斬斷。

王澈二話不說,從身旁搬動百斤巨石,瞄準無法高飛的金翅鵬鳥。

「你想做什麼」

「我想吃烤全雞」

感受着體內源源不絕的力量湧現,王澈暗暗心驚,通脈一成居然與凡人有如此大的差別。

他方才心神一動,中脈內的神力就被調動出來,近百斤的就被舉起。

調動一縷神力,王澈嘗試與體內黑暗中寂靜的黑色種子溝通,想要借先前那種力量迎敵,但種子紋絲不動,如同死物。

眼見金翅大鵬鳥受到重創,王澈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手中巨石朝天飛起,但卻被一爪輕易捏碎,無法觸及。

王澈的心沉了下去,即使受了重創,還如此強大的妖獸,不愧是這片山脈真正的主宰。

它面如寒霜道:「你與我之間還是存在着生命層次的差距」但它卻不敢降臨,懼怕於王澈手中的黝黑柴刀,只是張口吐出神輝,想要遠距離攻殺。

王澈眼疾手快,翻身躲到一塊巨石後面,他是通脈初境,可沒有自大到認為能強行接下那道神光,先前可是眼睜睜見到巨蛇和三頭怪猿就死於這種招數下,並且毫無抵抗之力。

但是那道金光醞釀片刻後居然消失,金翅大鵬鳥也從高空中墜落下來,它口中還喃喃說道:「受創太重了,竟無法使用神力」

「嘭」

重重摔下,金翅大鵬鳥緩緩閉上眼,像是失去了意識,身軀如同死物,在塵埃里一動不動。

王澈猶豫了片刻,相當謹慎,沒有要過去補刀。

只是頻頻回頭,撿起石塊,而後又放下,像是嫌棄。最終,他從土地里拿起一塊百斤巨石,緩緩對準了奄奄一息的金翅大鵬鳥。

「吃不成烤全雞,吃烤雞塊也可以」

王澈用力將巨石扔出,砸到那片土地上頓時一陣地動山搖。

但金翅大鵬鳥卻早一步衝天而起,身軀閃耀神輝,兩三片羽刃席捲而來,但威力與先前差了太遠,王澈早有防範,閃身躲開,金羽擦身而過,斬下一縷髮絲。

「一大把年紀了,還玩裝死這一套」

王澈站立,出言譏諷。金翅大鵬鳥無疑受創極深,神色萎靡,但絕對還沒到油盡燈枯這一步,所有的一切都要謹慎行事。

金翅大鵬鳥一擊後更加黯淡,身軀已經搖擺不停,難以穩定。

它臉色怨毒的看向王澈,何曾受過如此奇恥大辱,還是在一個凡人手中吃虧,這讓它震怒無比,仰天長嘯後金色神識破體而出,向著黑色小樹奔去。

「等我將你拘禁後,一定把你神識千刀萬剮,肢解分離,讓你承受世間最痛的苦楚」

放下狠話,金翅大鵬鳥卻在逃遁。但王澈卻不打算放虎歸山,從它算計自己的那一刻起,倆人就是不死不休的恩怨了。

即便這只是金翅大鵬鳥分化的一縷神識,但將重創,對它來說也是一種巨大損失。

況且黑色小樹太過神異,等它恢復過來,王澈難以應對。

「噗」

金色神識凝成的團速度已經遠沒有先前那麼快,王澈下意識提刀追出來斬擊。

但黝黑柴刀只擦到一點邊,削下金色的一小塊,而金翅大鵬鳥則再次燃燒那種生命之源,加速逃進了樹中。

王澈快速遠離,十分警惕那棵黑色小樹,望了望手中的柴刀,其上閃耀着鋒利的寒光,但卻質樸平凡。

他此時就算再遲鈍也反應過來了,手中的黝黑柴刀絕非平常,能斬強橫肉身,也能斬滅神識。

而這是張爺爺家裡一直存在的東西,以前王澈總拿着劈柴砍樹,只覺得相當鋒利,並沒多想。

「難道張爺爺也並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

王澈暗暗心驚,那把柴刀張爺爺是如何得到,他並不知。但是一個凡人擁有這樣的神兵,怎麼想也覺得不合理,如果假設他是一位隱匿的修士,那一切都可以說通。

「砰砰」

王澈站在懸崖邊上,不斷朝黑色小樹扔去百斤重的巨石,一塊接着一塊砸去,但巨石在靠近黑色小樹周圍就自行崩碎,彷彿有一塊無形的壁壘屏障。

不一會,王澈手提着黝黑柴刀,朝着金翅大鵬的拋棄的肉身走去,它已經失去神識,如同死物。王澈對着大鵬鳥的金爪揚起刀,黑色小樹中響起尖銳的傳音,道:「小崽子,你要幹什麼!」

王澈扭頭望去道:「我要將你千萬萬剮,肢解分離啊」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