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展昭丁月華(大宋護衛之狸貓緣)_《大宋護衛之狸貓緣》完整版免費閱讀

展昭丁月華(大宋護衛之狸貓緣)_《大宋護衛之狸貓緣》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23 15:36 作者:jeftlee

章節介紹

大宋仁宗年間,開封城發生不明原因疾病,一時人心惶恐南俠展昭奉開封府包大人之命進行調查,一時間正邪相爭,道妖鬥法,間有佳侶相聚,俠義輔佑,看似繁榮穩定的開封城其實已是暗流涌動,不知展昭能否驅除邪怪以救蒼生,敬請觀看《大宋護衛之狸貓緣》

在線試讀

第2章 查病患公孫出馬 無計出南俠歸來

第二天一大早,王朝馬漢就穿着官衣帶着衙役前往張氏兄弟的家裡調查是否是仇家報復,而張龍趙虎則帶着人在門口等着看是否還有其他昏睡病人。

果不其然,昨天包大人自掏腰包為昏睡病人治病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全城,雖然鹿年堂的大夫也沒治好病的消息也人盡皆知,不過包大人親自過問此事,給了病患家屬以希望。之前那些家裡有昏睡病患的,找大夫神漢和尚老道,湯藥針灸做法驅妖都治不好的,紛紛趕來開封府,求包大人救命。

第一家是古稀老兩口來求包大人救自己人在壯年的兒子,包大人照例升了二堂審理,今天不像昨天直接命人去找大夫,而是詳細問了他兒子是否有仇家,吃過什麼,喝過什麼,去過哪裡。老夫妻面面相覷,回復道他兒子是個趕車的車夫,誰花錢雇車就跟誰走,平時趕車吃飯,也沒什麼仇家,至於去過什麼地方,那就太多了,城裡城外,市集郊縣,什麼地方都去過,路上趕上飯點了,帶了乾糧就吃乾糧,沒有乾糧趕上什麼就吃什麼。並沒有提供什麼線索。

第二家是兩個十幾歲的孩子,來求包大人救他們母親一命。他們父親早逝,全靠母親做些針線活養家糊口,前幾日母親出門送貨,回來就說渾身沒勁,躺下就蒙頭大睡,且一睡不醒,兩個孩子沒了主意,也沒人照顧,只能胡亂煮點米湯果腹。包大人趕緊命包興帶他們去後宅,讓包夫人給做點吃的。

一上午,包大人審了五宗昏睡症。中午時分,公孫策說道不能這麼審了,這麼審下去恐怕天黑也審不完,既然這麼多毫無關聯的人都得了同樣的病症,說明並非是針對個人的尋仇,而是有人有意為之。接下來讓書吏詳細記錄下來報案人的情況,姓甚名誰,家庭住址,以何為生,去過何處,有何飲食,何日犯病。記下這些情況,再分析兇手如何作案,只要能抓住兇手,那麼自然有辦法救治他們。包大人點頭同意,於是下午開始不再親自審案,而是讓張龍趙虎帶着書吏在大堂之上等着,凡是來報昏睡症的,就詳細記錄下來所有信息。

到了掌燈時分,眾人云集包大人的書房。王朝馬漢跑了一天,毫無線索,張氏兄弟家的食物水井都查探過,毫無問題,而且兩兄弟平時也是誠實經營,沒有與人有過口角,更別提會有仇家了,有時候鄰里買東西差了錢,他們也不會討要而是主動減免,在那一帶口碑甚好。張龍趙虎拿着十幾條記錄進來,病患身份各異,去處甚廣,找不到什麼共通。

公孫策看罷記錄,聽罷彙報,思忖半天,捋着鬍子說道:「包大人,學生有個想法,不知可行不可行。」

「先生快快說來。」包大人也是沒了辦法。

「明天學生帶着王護衛和馬護衛前往張家親自看看。雖然查案找線索學生是外行,但是如果真是妖邪作怪,學生還是能看出來的。」公孫策早年間也曾求仙問道,精通各種法術。雖然平時他在府中是做文書工作,但是包大人知道,他可是儒道釋兼修,奇門遁甲陰陽八卦方術靈異全知,諸子百家全懂。若是真的是妖孽作祟,那麼就去請法師驅妖,如果不是,那麼能去掉一種可能也是好事,於是包大人同意了。眾人對着這十幾份記錄一籌莫展,只能等待明天公孫先生能帶回來好結果。

公孫策一大早就帶着王朝馬漢出門了。張氏兄弟所在的巷子在城南,是典型的平民聚集區,房屋矮小,殘破不堪,住戶皆從事底層工作,這條小巷恐怕自打開封城建立起來第一次這麼熱鬧。先是開封府的六品校尉和鹿年堂的醫生來了,然後是開封府二品主事,公孫先生親自到此,巷裡的百姓第一次見過這麼大的官,都紛紛出來看熱鬧。此地的里正昨天陪着六品校尉查了一天,已經精疲力盡,今天聽說開封府二品大員也來了,趕緊穿上過年的衣服一路小跑趕來迎接。

公孫策今天穿着便服,坐着馬車,只帶了王朝馬漢和幾名衙役,本來不想聲張,但是馬車停靠之後,王朝去敲打院門,告訴來開門的劉氏公孫先生到了之後,附近的百姓就全驚動了,都跑來觀看這位開封府二把手的真容。

公孫策下了馬車,看到周邊的百姓,並沒有像其他官員一樣,讓手下將他們驅趕開,而是先向著四周拱手施禮道:「在下公孫策,忝居開封府主事之職。近日包大人聞聽有人罹患怪病,特命在下前來查探。多有叨擾,萬望眾位鄉鄰海涵。也請眾位鄉鄰有什麼線索,盡可提供,助包大人早日救民於水火。公孫策這廂有禮了。」說罷,深施一禮。

附近的百姓哪見過這些,堂堂朝廷二品官員,不僅說話這麼客氣還跟自己施禮,有那些懂點道理的都趕緊跪下,其他人也都跟着下跪,轉眼間就就跪倒了一片。這個喊着「多謝包大人」,那個喊「求包大人給我們做主」,也不知道這些鄰里都是為什麼這麼喊,總之,現場一片混亂。

公孫策微微皺了皺眉,他最害怕的就是這種情況,可是自己又不能強行驅散他們。正在猶豫之時,那邊跑過來一個人,還沒到近前,就跪下磕頭:「公孫大人在上,小人南府路里正續慕先,參見大人。」

「快快請起!」公孫策說道,旁邊的馬漢趕緊把里正扶起來,這種事情用不着公孫先生親自去做。「續里正,現在這邊百姓過多,本官害怕會出危險,你現在快快讓百姓回家,不要在此地圍聚。」里正是大宋最基層的官職,掌管一地的治安,戶籍和徵稅等事務,雖然不入品級,但是卻是百姓的頭目,在本地說話很有分量。

續里正雖然在公孫先生卑躬屈膝,但是面對這些老百姓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地位。得了公孫先生的命令,轉身發號施令。「狗剩子,你還不回家,你家鍋都着火了!」,「鋼蛋兒,你再不上工小心掌柜的開了你!」,「四丫頭,你再不餵奶,孩子該餓死了!」,「七奶奶,再不回家你家媳婦該打孫子了!」里正對於這些家長里短的事熟捻於心,三五句話就把大部分人打發走了,剩下的幾個閑人也沒有什麼影響了。

公孫策看周邊百姓都散了,說道:「多謝續里正,請里正在此維護秩序,本官去查探病情。」

里正施禮,站在外面守着,公孫策帶着王朝馬漢先來到了劉氏家裡。劉氏丈夫張致仁依然躺着,憨憨大睡。

公孫策坐在他身邊,扒開眼皮看看眼神,伸出手指掐住他的寸關尺開始號脈。脈象平穩,神色正常,只是因為躺了好幾天,有些虛弱,但是並沒有任何得病的癥狀。公孫策讓劉氏從井裡打一碗水,劉氏片刻之後端水過來。公孫策拿出銀針扎到水裡,放了一會拿了出來,銀針沒有任何反應。又用銀針輕輕在張致仁手背上刺了一下,看了看流出來的血液,顏色鮮紅,也沒有任何中毒的情況。

公孫策低頭沉思。過了一會,問劉氏道:「劉氏夫人,你與你丈夫感情如何?是否有過口角爭吵?」

「回大人的話,我們夫妻……」說到這裡,劉氏突然反應過來了,嚇得趕緊跪下,「回稟公孫大人,我們夫妻雖然偶有口角,但是我從來沒有害他之心,更不曾行害他之事,請大人明察,鄰里街坊都可以作證,民女冤枉啊!」說罷,開始磕頭。

「本官沒有懷疑你,快快起來。」說著,給王朝使了一個眼色,王朝趕緊把劉氏攙扶起來。「本官想到一個救你丈夫的辦法,需要你來配合。」公孫策說道。

劉氏聽說能救她丈夫,趕緊說道:「大人請講,什麼事民女都願意做。」

「你們有孩子么?」公孫策問道。

「有一女,現在鄰居家裡。」劉氏回答道。

「把她叫回來。」公孫策說道。片刻之後,劉氏領着一個女孩進了屋子。公孫策站起身來,讓劉氏帶着孩子坐到張致仁身邊,每人握着他的一隻手。「你們兩個大聲叫你丈夫的名字,記住,聲音越大越好,能喊多大聲喊多大聲。叫!」

隨着公孫策一聲令下,劉氏母女開始大喊「張致仁」,她們家在巷子**,這一聲連巷口都能聽見。

隨着二人近乎嚎叫一樣的呼喊,張致仁渾身一激靈,眼皮撩起來一下,就像是做了噩夢馬上要醒的人一樣。劉氏看了高興,以為丈夫好了,但是一轉眼,丈夫又恢復了昏睡狀態。劉氏不知如何是好,看向公孫先生。

公孫策心裏有數了,吩咐到:「劉氏夫人,你丈夫的情況本官已經了解,你且放寬心,待本官回府之後自有安排。接下來你無需請大夫和法師神漢,不必虛耗錢財。自有包大人替你做主。」

劉氏拉着女兒跪倒在地,感謝公孫先生。

公孫策帶着王朝馬漢來到了隔壁的張有道家裡,告訴王氏也按照這個方法喊。王氏一向唯唯諾諾,懦弱綿軟,帶著兒子握着張有道的手喊着張有道的名字,他僅僅是輕輕的抖動了一下,就沒再動彈。公孫先生也告訴了王氏不用着急,包大人定有辦法救她的丈夫。

公孫先生帶着王朝馬漢走出張家院門,對着續里正表示感謝,同時讓他對周圍的百姓說,不要相信江湖謠言,不要信奉巫醫神漢,自有包大人給他們做主,讓他安撫百姓。里正領命,公孫先生上了馬車,離開了這裡。

馬車行駛了一段時間,公孫策叫住了馬夫,問王朝第二家病患在哪裡,然後掉頭趕往老夫妻家裡。到了之後,照例讓他們握住患者的手,大叫名字,果然患者也有反應。

整個白天公孫策走了五家病患,用此方法都得到了同樣的效果,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便命令回府,向包大人復命。

包大人站在書房窗邊站了一天了。本來說今天在書房裡處理政事,但是心裏一直挂念公孫策,心神不寧,茶飯不思,站在窗邊盼着公孫策早點回來。

掌燈以後,公孫策終於回來了。包大人聽說公孫策回府,趕緊命令包興把他請過來。待到公孫策進來,看到他一身風塵僕僕的樣子,很是心疼:「先生辛苦了!用過晚飯了么?先生先去吃完飯再來商議公事吧!」

公孫策何止沒用過晚飯,連午飯也沒用,現在他也顧不得吃飯了,趕緊拱手說道:「大人,學生無妨。學生今日查訪,大有收穫。學生髮現,他們並非得病中毒,而是被人勾去了魂魄。」接着,就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講述了一遍,最後說道:「人有三魂氣魄,若是缺了一魂或一魄,就會感覺睏乏,若是魂魄離體,就會長睡不醒。現今學生看他們雖然一直沉睡,但是聽到至親之人的喊聲,還會有些許反應,說明他們的三魂七魄並沒有全部離身,身上至少還剩下一魂或一魄。」

「這麼說,真是妖孽作怪?」包大人自言自語道。

「是的,大人。若非攝魂之法,很難讓人魂魄離體。不過學生看那些病患雖然暫時還有魂魄,但是恐怕過不了多久,剩下的魂魄也會離身而去,到那時,恐怕大羅神仙也難以救回。」公孫策說道。

「這可如何是好?」包大人問道。

「學生有一法可以暫保他等無妨,只是這法最多只能保七日,如果七日之內無法讓他們魂歸身體,那麼就必死無疑。」公孫策憂心忡忡的說道。

「七日也好,至少我等還有七日時間想辦法。」包大人安慰到。「先生快快施法吧。」

「好,大人,待學生寫一道駐魂符咒,如果他們魂魄未曾走遠,說不定可以救其回身。」公孫策說道。「學生先行告退。」說罷,公孫策轉身離去。

公孫策命人準備燒水,然後自己沐浴更衣點起香爐,回到自己的主食房,請出了硃砂筆。此筆據說乃是八仙之一的呂洞賓留下的。相傳呂洞賓因為屢試不第,一氣之下棄儒修道,最終白日飛升位列仙班,飛升之時,為了庇佑天下蒼生,留下此硃砂神筆。使用此筆不用研墨,只需點蘸清水便可寫字。寫出的文章上可通天庭,下可達地府,力可動陰陽,道可驚乾坤。乃是當年公孫策學道之時的恩師所贈。只見公孫策執筆在手,動用真氣,刷刷點點,寫了上百道符咒。最近三天已經近五十人犯病,若是明天再有新的患者,則可以直接拿符回家。

寫完之後,公孫策拿着符咒回到了包大人的書房。包大人還沒休息,仍在書房,四勇士也站在屋裡,等候公孫先生。

公孫策將符咒交給四勇士,告訴他們使用方法:「王護衛,明天你與我再去張家探病。馬護衛,明天如果有人再來報案昏睡症的話,你們除了像今天一樣,把情況記錄下來之外,就將此符交給他們。告訴他們將此符泡在清水裡,直接餵給病患,同時大叫病患的名字,聲音越多越好,有多大的聲音喊多大的聲音。」

「公孫先生,他們能喝的下去嗎?」王朝這幾天親眼見過昏睡病患的情況,往嘴裏倒湯水根本無法下咽,只會順嘴角流出,不禁憂心問道。

「王護衛放心,此乃靈符水,自己就會進肚了。」公孫策信心十足。

包大人看公孫策安排事宜,除了略感欣慰之外,心裏不禁開始想念一個人。

這時,門外響起來急促的敲門聲,傳來了包興高興的聲音:「報大人,展護衛回來了!」

「快快有請!」平素喜怒不行於色的包大人也流露出喜悅之情。

隨着包大人的聲音落下,書房的大門被輕輕的推開,一個身着紅色官衣的男子走了進來。此人面白如玉,目若朗星,相貌英俊,氣宇軒昂。腰間一把巨闕寶劍,站立如松,透着百般豪氣,行走似風,現出萬種俠義。正是英雄早有衝天志,年少得名展南俠,輔助青天解危難,手握巨闕救萬家,耀武樓前三絕藝,皇帝親口把官誇,黑冠紅衣四品尉,御貓為號聞天下。進來的正是皇帝御口親封的御前帶刀護衛開封府四品校尉,可以佩劍進宮,江湖上名揚四方,盡人皆知的南俠御貓展昭展熊飛。

包大人心中高興,但是表情依然沉穩:「展護衛,你回來了。宮裡的事情如何啊?」

自從耀武樓獻絕藝獲得皇封之後,展昭簡直就成為大宋吉祥物了。皇帝壽辰,要招他入宮保駕。國家慶典,要招他入宮陪駕。發現祥瑞,要招他入宮伴駕。這一次因為遼國使節前來和談,所以皇帝趙禎又把自己最得意的帶刀侍衛招進宮中於耀武樓獻藝,以彰顯國威。

一晃就是近二十天。展昭每日心中焦急,生怕開封府出現狀況,今天終於送走了遼國使者,展昭馬上向皇帝請命要回開封府。本來皇帝還捨不得讓他走,還想多留他住幾天,但是現下最得寵的龐貴妃不想讓包拯的人太過得寵,就勸趙禎讓展昭回去。颱風颶風龍捲風都不如枕邊風最厲害,目下皇帝的心思全被美人勾走了,也就放展昭走了。

展昭連夜離開皇宮,快馬加鞭的到了開封府。府門口守門的兵丁見展昭回來了,趕緊過來迎接,展昭隨便應付了幾句,就問開封府現在有沒有事。兵丁這幾天都累壞了,以前到了晚上府門關閉,除了值班巡夜的以外他們就可以回家睡覺了,可是這幾天包大人命令晚上府門不關,隨時接待昏睡症病患的家屬前來報案,他們也要連續上班,不得休息。幾個兵丁七嘴八舌連氣帶怨的把這幾天的事情講說了一遍,展昭聽完心中急躁,不等他們說完就趕緊趕奔包大人的書房,他知道,發生了這種事情包大人現在不可能睡覺,一定是和公孫先生在一起商量對策。果然,走到書房門口就看見在外面伺候的包興。包興一邊打盹兒一邊努力的睜着眼睛保持清醒,當他看到展昭之後,也是心中狂喜,現在府中正是用人之際,展昭回來了可以幫大人解決心腹大患,趕緊敲門稟告。

展昭簡單的把宮中的事情介紹了一遍,包大人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雖然心中恨不得抱住展昭轉圈圈,但是如今兩人是上下級關係,還是要把工作先說清楚。展昭彙報完了迎接遼國使節的事,最後說:「大人,陛下命令屬下回府,輔助大人,護佑開封,不可懈怠。屬下特此回府復命。」說完,深施一禮。

包大人伸出雙手相摻:「展護衛,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你也辛苦了,早點回去休息吧!」包大人愛民如子,對待手下人同樣也很溫柔,知道展昭在宮中這些日子必定過的不好,不忍心讓他繼續操勞。

「大人,屬下不累。」展昭斷然拒絕,他很清楚目前情況的嚴重性,「屬下剛才聽說城中出事了,不知是何情況?」

包大人也知道展昭不可能回去休息,就讓公孫策把事情的經過介紹了一遍。包大人最後拿着這幾天的病患記錄說道:「可惜雖然有一些人的行蹤很明了,可是依然找不到可疑的地方。」

「可否讓屬下看看。」展昭接過記錄仔細查看。無外乎病患的姓名住址去過什麼地方見過什麼人吃過什麼用過什麼,都很雜亂,縷不出章法。直到一個書生的行跡出現,展昭眼前一亮。

包大人一直在看着展昭,心裏明白他為了自己背負了多大的包袱。從行走江湖自由自在的白衣俠士,成為深宮內院謹小慎微的帶刀護衛,他心裏的苦悶包大人一清二楚,卻又無可奈何。看到他那從清澈變悲濁的眼神,包大人不免產生自責。

「展護衛發現什麼了嗎?」公孫策仍然保持清醒,沒有被情緒佔據頭腦,很敏感的發現了展昭表情的變化。

「對,這裡,包大人,公孫先生,你們看。」說著,展昭指着一處地點說道,「這個柳直街胡記茶樓屬下知道。之前屬下巡街的時候路過這裡,當時發現了一件怪事。」

「展護衛,快請坐下慢慢說。」包大人才發現原來展昭一直在站着,趕緊讓他坐下,讓包興上了一杯茶。

茶杯茶壺熱水就在書房外擺着,包興就知道今晚的茶水少喝不了,早都準備齊全了,聽了包大人的命令,趕緊端茶進來。展昭喝了一口茶,慢慢說道。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