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王二驢牽着白雲放風箏)王二驢的浪漫史_《王二驢的浪漫史》完整版免費閱讀

(王二驢牽着白雲放風箏)王二驢的浪漫史_《王二驢的浪漫史》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23 15:36 作者:牽着白雲放風箏

章節介紹

一個農村的老光棍,做夢也沒有想到,老了老了,半輩子都沒有遇上的美事,悄然尋上了他,是好事?是壞事?只有天知道

在線試讀

第3章 人回家了,心沒自由

她們娘兒倆在村口這麼一哭,竟引出來不少在家的鄉親們,圍着她們七言八語。

「大娘,二哥都回來啦,應該高興啊,你們這是哭個啥嘛?」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媳婦,懷裡抱着一個吃奶的孩子說。

「哎喲喲,看你說的,你大娘這些年吃了那麼多的苦,受了那麼多的罪,好不容易見着你二哥回來,能不覺的委屈嗎?」一個六十多歲的婦女,在後邊扶着二驢子娘的身體,免得老太太摔躺在地上,「老嫂子啊,您想哭,就痛痛快快的哭,把這些年的冤屈都哭出來,甭憋着,這怨氣憋來憋去,早晚都是病嘞。」

「是啊嬸子,您這些年一個人在家,吃苦受累的,好不容易見着親人了,也該哭一哭了。」另一個中年婦女也笑着說。

讓這些人這麼一說,老太太反倒不哭了,她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淚,蒼老的臉上就又擠出了笑容,「不哭了,侄媳婦說的對,我兒子回來了,我老太太歡喜還歡喜不過來呢,我幹嗎要哭呢?謝謝大伙兒關心啦。」說著話,她撿起了棍子,拄着棍子努力的站了起來,還挺了挺胸,可是她那腰早已彎成了一張弓,哪裡還挺的起來?

但老太太還是昂起頭,扯了一把二驢子,「兒子!走!咱回家。」

「對、對、對,」丑兒叔也拉扯着還趴在地上的二驢子,「有啥話咱回家慢慢嘮,這裡不是說話的地兒。」

二驢子這才從地上爬起來,看了看圍着的鄉親們,這些人,除了年齡大的,好多人他都不認識了。他從小就生性怪僻,不愛說話。這會兒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勉強的擠出來一點笑意,衝著人們點了點頭,攙着他娘往家走。

在他印象里,村裡除了幾家祖上曾是地主的人家的房子,是那種磚掛皮的,其他各家都是那種用泥土垛牆垛起來的土房,當然也有用土托坯,再用土坯墊泥壘起來的。

這些房子,經過常年的煙熏火燎,滿眼都是污漆麻黑的。再加上雨水的沖刷,那些顧不上打理的房子,無不破敗不堪,到處是殘垣斷壁。

可是現在,幾乎家家戶戶都蓋上了紅磚瓦房,好像還有幾家蓋起了小二樓。

但是星星點點的,還是有那麼幾家,還是那種土垛的老房子,雖然房子勉強還能住人,但是院牆全都破壁殘垣,想來應該都是如他家一樣,家裡只有老頭老太太,沒有個年輕人張羅事情。

但是走到他家門口,二驢子卻傻眼了,他家的那地方,竟然也蓋起了如大多數村民家一樣的磚房,只是沒有人家氣派罷了。憑他娘這麼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是萬萬不可能蓋的起來的。莫不是老太太一個人在家無依無靠,又給他找了一個後爹?

他正站在門口瞎琢磨,她娘轉頭看着他狐疑的表情,可能是猜出了他在想什麼,老太太嘆了一口氣:「你是不是在琢磨着,憑我一個老太太,怎麼可能蓋的起這樣的房子啊?哎……這都是你丑兒叔說什麼,都是他害的咱家這樣,他也不知道能怎麼彌補,只能先給咱蓋起這房子,等你回來,再想辦法補償你。」

丑兒叔在後面訕訕的笑:「都怪我當年沒本事,才惹的大侄子吃了官司,我也應該補償一下的。」

二驢子臉上陰沉着,木木的往家裡走。說實話,在他的意識里,這些年,一直怨怪的是他自己,當時一起去的有十好幾個人呢,為什麼人家那些人都沒有動,偏偏是他掄着傢伙就往上沖呢?還不是他腦袋一根筋,只看着光頭欺人太甚,就不想想砍完人的後果是什麼?這使的他這些年來,一直處於深深的自責中。

當然,這個丑兒叔覺得愧疚,給他家裡做的這麼多,他也沒有覺的受之有愧,畢竟,是他二驢子在牢里,受了那麼多年的罪,把一個人最好的青春,都扔在了裏面,而這件事情的起因,還不是他找工程的時候,沒能認清人?

他又回復了慣有的冷漠,施施然走進了屋裡,懶懶的躺在炕上,滿臉疲憊的閉上了眼。沒再新奇的看看家裡與之前巨大的改變。

丑兒叔搞不懂他這是什麼意思,探尋的看了看二驢子娘,老太太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丑兒叔只好還是按照自己原來預想的繼續下去,他從一個黑色的皮包里,掏出來好幾捆大紅的鈔票,擺在炕上。

二驢子閉着眼睛,沒有動一下眼皮。

倒是二驢子娘驚愕的拿起那錢又往那黑皮包里塞,嘴裏喊着:「他叔,你這是幹嘛?這些年裡,你沒少幫襯了我老婆子,我們怎麼還能要你的錢吶?」

丑兒叔把那些錢按在炕上,大聲的說道:「嫂子!您聽我說,大侄兒剛回來,用錢的地方多着嘞,我先送這八萬塊錢過來,想買啥就買啥,我估摸着,就算是討個老婆,也差不多夠了。若是不夠,您再找人給我打電話,以後呢,大侄子若是還想打工,我那裡隨時歡迎。」

說完了這些,他長出了一口氣,看了一眼仍然躺在炕上,彷彿睡著了一樣的二驢子,「那行,先就這樣,我就不耽誤您娘兒倆嘮嗑了。」

說完,又掃了一眼一動不動的二驢子,快步走了出去。只有二驢子娘一走三顫的弓着腰在後面追,「他叔,你別走啊!」

可她哪裡追的上,待她走到門口,只看到遠遠的一個車屁股,還有門口淡淡的藍煙里瀰漫著好聞的汽油味。

八萬塊錢,在二驢子記憶里,那可是個天文數字,他清楚的記得,在他沒進去之前,他們小工累死累活搬一天磚,還掙不到一塊錢,只有那些能上牆壘磚的師傅,能掙到一塊多。這八萬塊錢,可是他幾輩子才能掙的來的啊?

按說,聽到能憑空的得到這麼多錢,他應該非常興奮才對,但是,這麼多年的牢獄生活,他早已經把自己當成一個死人,

一個死人,要那麼多錢幹嘛?他感覺,自己就如那得道的高僧,早就四大皆空了。

二驢子娘定定的看着躺在炕上,死人一般的兒子,說來也怪,過去,不知道為什麼,怎麼看怎麼覺得他這副德行不順眼,根本就不應該是她自己的兒子。可現在,她滿眼憐愛的看着,還是那一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德性,怎麼就看不夠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