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秦木煙蘿《都什麼年代了?還在談傳統戀愛!》_都什麼年代了?還在談傳統戀愛!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秦木煙蘿《都什麼年代了?還在談傳統戀愛!》_都什麼年代了?還在談傳統戀愛!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3 19:40 作者:夢幾重

章節介紹

【戀愛文】 【單女主】 【高糖】 【系統】 秦木重生高中,再次遇見煙蘿,前世遙不可及的夢 「煙蘿,為什麼你距離會寫成負五?你這個小笨瓜」 「如果距離有負數,已知人皮膚到心臟的距離為5厘米」 「提問,我們相距負五厘米」 「那麼你是住在我的心裏嗎?」

在線試讀

第9章 一直黑屏怎麼玩

雙方很快就敲定了陣容,也沒啥糾結,畢竟都是些低水平玩家,對陣容沒太多理解。

會玩就行,能玩就行!

水平高點的,也就秦木和王燦,其他人大部分都是白銀黃金青銅,好點的楊釗上過一次鉑金,還是找人打上去的。

「這把你們先別急,我中路有優勢了就來幫你們。」

「好!」

……

王燦這邊選的陣容是,上單鱷魚,遠古上路一霸,到現在仍是上單必修課。

打野皇子,功能性十足,不過青鋼影出了之後,開始落寞。

中單狐狸,有控制有位移,確實是楊釗這種小猥瑣玩的。

下路雙人組,EZ加璐璐,消耗挺強的,而且比較無腦,像他們這種段位一般就是EZ一直Q,Q,Q!簡稱QDC!

秦木看了一下陣容,大致有了想法,前期二級抓他很有可能,以他們這種德行,

前期打野中路都有空,百分之九十會來抓自己!

中後期鱷魚和璐璐,璐璐的變羊確實很麻煩,自己接了大招之後如果直接變羊,就沒了傷害。

……

話不多說,遊戲已經開始了。

秦木這邊藍色方,地圖下半區。

「劉宇,你上路穩住。」秦木再次強調。

「好,我只補塔刀。」

鱷魚要是前期發育過早,中期就沒得玩了,自己還玩的亞索。

別的不說,鱷魚就是亞索的爹!

一級楊釗這傢伙玩的很猥瑣,刀都不要,就硬吃經驗,很是忌憚。

可到了二級,就囂張起來啦,光明正大的吃兵甚至蠢蠢欲動。

秦木在心裏暗笑:「這麼拙劣的演技,也就被父母抓包的時候,你爸媽信一信。」

用皮燕子想也知道,皇子就在邊上。

秦木看了對面下路兩人上線時間,應該是幫開的藍,所以秦木往紅靠。

「你別這麼囂張啊,這他怎麼趕上,演戲演的啥啊。」此時對面打野劉濤憤憤不平地說道。

「哎呀,你別急,你看他那吊樣,肯定想殺我,我越囂張他越忍不住。你懂不懂啊。」

秦木要是聽到這話估計都要笑破嘴。

「你看,他這不就上當了!」

楊釗欣喜萬分地說道。

可下一秒,秦木又E了近戰兵回去,兵線控制在自己塔下,不給對面機會。

簡單來說,拖延時間,讓對面打野在草里多待會。

「秦哥,紅我偷掉了,哈哈哈,夠這別吃一壺了。我現在去哪?」

「你往下刷,拿下河蟹。他現在肯定趕不上你的紅的。」

秦木一點也不急,但對面打野按耐不住了。

「你特么敢不敢打,老子都蹲了一兩分鐘了,媽媽的。」

「算了,這狗兒子不聽話,你去刷野幫燦哥越塔吧。」

可當他到了紅區,發現自己的紅已經不見了,大怒道:「麻了個巴子,這狗日的把我紅給偷了。」

「卧槽,真賤!難怪一直演戲。」

「我等會再來抓一波,這狗的秦木真賤!」

「行!」

秦木沒聽到他們的對話,但這時上路已經三級了,秦木心裏想着應該快了。

沒過五秒。

「first blood!」

清冷的女聲響徹峽谷。

「燦哥牛逼,干碎他們。」

「牛逼!」

「小意思小意思。你們穩住就行,我來C。」王燦洋洋得意,簡直覺得自己可以稱霸峽谷了。

「sorry~沒穩住。」

「沒事,鱷魚三級爆發太高了,你沒辦法。」

「我儘力猥瑣。」

秦木已經四級了,他有預感他們又要來搞他了,便把自家打野也喊了過來。

「等會你躲草叢邊上的牆後面,我引他們過來,先殺狐狸。」秦木吩咐道。

「好!」

秦木插了眼在左邊草叢,發現皇子果然來了。

「這傢伙,還真是百折不撓,右邊蹲了左邊蹲。」

楊釗看到自家打野已就緒,直接開沖閃現接E,眼看着紅色的魅惑愛心就要中了,這時秦木一個極限風牆硬是給擋住了。

「卧槽,他風牆咋這麼快,麻蛋。皇子,直接上!」楊釗懊惱地說道。

此時皇子距離不夠,EQ根本挑飛不了秦木,於是直接閃現EQ,問為什麼不EQ閃,那肯定是會失誤,閃現白搭,而且打不到人。

「好傢夥,兩個閃現都交了。」秦木暗笑道,「對我還真是夠重視。」

秦木看着皇子閃現了也立刻跟閃,往瞎子這邊閃。

秦木回頭q皇子疊風,看準時機,立即說道:「直接摸眼,集火狐狸。」

「好!」

瞎子如同神鬼一樣從牆後面飛出,嚇得楊釗一聲鬼叫。

「卧槽,這瞎子怎麼在這,救我。」

楊釗沒了位移,被瞎子q中,本身血量就已經只有二分之一,這q中肯定沒了。

「我這怎麼救你,TM的,被陰了。真賤!」

瞎子一頓技能少個平A,差點西內。

正當楊釗要哈哈大笑時,一個颶風毀滅了他的幻想。

「艹,這風吹這麼遠,馬的。」

看着黑了的屏幕,楊釗破口大罵道。

「來都來了,就一起留下吧。」秦木笑着說道。

沒了技能和雙招的皇子,就如同待宰的羔羊,沒有反抗的餘地。

幾秒鐘後,皇子的屏幕也黑了。

「double kill!」

「你們兩個在幹嘛?」王燦面露難色。「蠢不蠢啊。」

「草,全怪楊釗這狗的,瑪德,上這麼快乾嘛。」皇子開始指責狐狸。

「我特么咋知道這別風牆放得這麼快。」楊釗不甘示弱。

「不幫你抓了,老子直接血崩。蛤蟆肯定沒了。NND!」

……

對面在吵架,這邊秦木懷揣巨款已經回城補給了。

攻速鞋加黃叉。

「你這中路還咋玩?」

秦木打開戰績,發現鱷魚也發育很好,壓着劉宇打,根本出不了塔。

但秦木現在不想幫劉宇,感覺幫了也無事無補,自己還可能被反殺。

還是先殺穿狐狸,去下路提人頭比較划算。

有了優勢的亞索在狐狸面前簡直隨便換血,有護盾的存在,根本就是撓痒痒。

兩波換血之後,狐狸又黑屏了,秦木也成功收到六級。

「卧槽,這別亞索怎麼這麼絲滑,TM根本E不到,一進一出,七進七出,你特么趙子龍啊!」

楊釗被打崩潰了,只能平A點狐狸那就是一坨粑粑。

「楊釗,我勸你以後還是別玩遊戲了,你QWER鍵位都被你吃了嗎?只會平A!

實在不行你B啊,就知道送!四打六怎麼玩!」

秦木朝着對面的方向大聲喊道,目的就是激怒楊釗。

真是殺人誅心!

「你特么給我等着。」聽着秦木的話語,楊釗簡直氣的吐血。

「好了,你等會六級來跟我越塔吧,你這中路簡直炸穿了,等他回家,你就是法穿鞋打電刀?」

「我吐了,電刀!」楊釗沒話說了,只能答應道,「好!」

說完楊釗,王燦又說道,「你們下路小心點,他清完線估計要來下路了,他六級了。」

「行。」

下路此刻就是溫水,只互換了一次輔助,沒啥殺傷力。

秦木回家補完裝備,身上電刀加攻速鞋還有個針眼,現在這階段簡直亂殺。

「下路,我來了。」

「秦哥,你終於捨得來了,這兒子EZ簡直太猥瑣了,就躲在後面一直q,真慫。」陳飛操作着輪子媽大罵道。

「沒事,等會看EZ放了E,牛頭就直接上去開。」

「這EZ還有閃。」李文補充道。

「沒事,有閃也跑不了,你EQ連到,他閃現都放不出。」

秦木中路線都沒清,就去了下路,楊釗想都不沒想,還以為他在家裡等錢買電刀,便沒給下路發信號。

「卧槽,怎麼有個亞索!」EZ大叫道,「尼瑪六級就電刀。」

秦木操作的亞索嘴裏念念有詞:「索里亞個痛!」

牛頭擊飛,亞索接大,一個利索的落地Q,EZ就趴在地上動不了了。

緊接着璐璐也去世。

「double kill!」

「楊釗你咋信號都不發,都殺到下路來了,你還在中路補刀。NND。」

「我冤枉啊~」

楊釗簡直氣死了,一局遊戲被所有隊友怪罪。

三句話,讓對友問候我十八代祖宗!

禮貌又文雅!

「你快來上,越了他!這別已經慫成狗了。」王燦看着被亞索亂殺,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好,我六級了,直接上來。」

楊釗操作着狐狸往上路趕,突然一個藍色的天音波從邊上的草里加到了自己身上。

楊釗還沒反應過來什麼回事,已經被瞎子QAEARQA打到血量見底。

「卧槽這什麼鬼,這草里怎麼有個瞎子。」

楊釗驚慌失措,連忙用大招跑路,慌不擇路。

沒有意外被瞎子摸眼近身一腳踢死。

「卧槽!」

楊釗已經躺在椅子上,失去了信念,雙手雙腳敞開,如同死豬一般無力。

0-3

「可以啊,江昊,這一套絲滑小連招。」

秦木誇獎道。

「哈哈哈,這別楊釗估計都要尋思路了。」

「可以可以,這局爭取給他殺到0-18。」陳飛大笑道,他跟楊釗老情敵了,巴不得看到這樣的場面。

秦木切身體會到自己數學能力提高了的同時自己思維的能力也提高不少,對遊戲的幫助也很大。

猜測打野的位置簡直輕而易舉。

有掛!怎麼玩!

此時秦木已經5-0了。

「是時候給鱷魚來一刀了,上路鱷魚發育得太安逸了。塔都快磨掉了。」秦木思忖道。

「瞎子,你跟我一起去上幫劉宇,你有大吧。」

「有的。」

「走!」

王燦根本沒想做眼,他現在一打二完全沒問題,一打三隻要不是亞索接大接得好,應該也是可以操作的。

秦木和江昊兩個人悄咪咪地繞了一圈到了上路草叢。

「劉宇,你上去騙大。」

「好!」

「只要騙掉W,他肯定跑不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