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重生貴妃之忠犬暗衛愛上我)南錦屏聊蒼_南錦屏聊蒼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重生貴妃之忠犬暗衛愛上我)南錦屏聊蒼_南錦屏聊蒼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3 19:40 作者:木臣

章節介紹

前世,本為南城知州幼女的南錦屏因被南巡的老皇帝看上,收入宮中當貴妃 這老皇帝啥都好,就是好色成性,卻因為中年隱疾,於是十分熱衷於給自己戴綠帽子,宮中女子半數均不堪受辱,自絕身亡 南錦屏也是如此,抵死不從,最終連累親族,落得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重來一世,她決定接受…

在線試讀

第1章 入宮

精彩節選

盛和元年,夏。

浩浩蕩蕩的南巡隊伍時隔兩年穿過京城街頭,京城百姓爭相圍堵,踮着腳迎接他們的歸來。

長長的隊伍後,遙遙地墜着一輛馬車,與京城崇尚黑金的風氣不同,這輛馬車極其素雅,離近了看,車面上流淌着銀線綉出的花紋。

「唉?那是誰的馬車,好漂亮啊。」

「你不知道吧,那是皇帝在南邊遇到的美人,據說美的像天上下來的天仙一樣。」

「真的?哪有那麼誇張,說的和你見過似的。」

「我是沒見過,不過我有個表親前幾年去過南邊,遠遠見過一面,回來後就變得茶飯不思的。」

「嗨—再美能怎麼樣,還不是要被皇帝糟蹋。」

「要是能進宮就好了,當個侍衛,美人就都是我的。」

「就你,要進也是我進去。」

商販和屠夫之間的話,從開始的馬車逐漸聊到了一些不堪入目的污言穢語,引的身邊站着的人群紛紛側目。

不過他們也只是覺得聊的話語過於露骨,對他們口中的一切都十分平靜,沒有人出聲反駁。

畢竟整個大豐國都知道,他們這個皇帝,年少時作為皇帝不算聰慧倒也稱職,老來卻越發荒唐,廣納美人,要說這樣也還好,畢竟皇帝嘛,好色也只是小缺點,唯一讓他臭名遠揚的原因是因為,他很熱衷於給自己戴綠帽子。

搞過的花樣,包括但不限於讓自己的侍從強迫自己的妃子,給自己的妃子下藥和臣子關在一處等。而這些事情發生時,他還會趴在門口聽,後來因為過於不舒適,他不惜抽調錦州水災的賑災銀,只為了給自己建造一座有隔間聽音的喜樂殿。

也正是因為如此,短短几年間,後宮中的世家女子幾乎半數由於不堪受辱,自絕身亡。

如今,因為世家都不願讓自己一脈的女子入宮,皇帝把目光放在了各州官員身上,這也是這場南巡的真正原因。

其實不止馬車中坐着的南錦屏,在大隊伍之後,各個所謂的宮女馬車中,塞滿了皇帝一路南下遇到的各色女子。

至於南錦屏之所以能從中脫穎,她自己也清楚,除了這張臉,還是因為她的阿姊曾是老皇帝求娶不到的元妻。

雖然那麼說很令人作嘔,但是事實確實如此,在老皇帝還是王爺的時候,求娶過她的親姊,阿姊因為與如今的鎮國將軍有婚約,就拒絕了,老皇帝礙於權勢無法強迫。而後皇帝登基,阿姊跟着姐夫去到邊關守城,老皇帝也不好下手。

前世因果也大抵如此,皇帝南巡,看上了與阿姊有幾分相似的她,只不過前世的她抵死不從,害的父母被連累,最後連她也不願受辱,自絕在父母屍首前。

「小姐…」秋生擔憂的抓住了南錦屏的手。

「我沒事。」南錦屏回握安慰着她。

這次她一定不會重蹈前世的覆轍,一定會讓這個老皇帝償命。

馬車緩緩的駛入宮門,搖搖晃晃的不知又行了一會兒,在一角暗色的宮門前停下,先下車的秋生扶着南錦屏從馬車上下來。

前頭等着的太監殷切地笑着,湊上來巴巴的說:「貴人吉祥,陛下怕貴人住不習慣,特地讓咱家來陪着貴人看看住所有什麼不滿意的,可以馬上給您改。」

到底和前世不同了,果然老皇帝還是要哄着來的,前世進宮的時候,別說宮殿了,何時輪到皇帝身邊的大太監福壽來親自迎接,這樣想着,南錦屏點了點頭,看了看宮殿的牌匾,輕聲念:「煙闌宮…」

「貴人,您可不知道,這宮殿是陛下登基以來修建的第一座宮殿,從無人居住過,您是第一位,可見陛下對貴人您那是分外上心的。」福壽諂媚地笑着。

南錦屏心中冷笑,第一位嗎?倒也不是,誰人不知她阿姊的名諱就叫南煙瀾,同音不同字,這狗皇帝可真是煞費苦心。

她看了一眼秋生,秋生立**意掏出荷包遞送給福壽。

「以後在這宮中還是要多仰仗公公的。」南錦屏微笑的看着他說。

福壽收下荷包,連忙賣笑應和:「貴人那麼說折煞咱家了,以後應該是咱家多多仰仗貴人才是。」

經過殿門,南錦屏不禁感慨,老皇帝果然捨得,從門進殿一小段路就仿製南邊建築鋪了特有的白磚,進入迴廊,曲水流觴,殿內挖空了一個不小的池塘,種着一層層江南特有的蓮花,正值夏日,花開正艷。

在奢靡為上的京城皇宮,居然一比一的還原了一個獨屬於江南的別宮,倒是南錦屏沒想到的,要不是她知道原因,怕是真的會感動到呢。

打發走太監後,南錦屏坐在窗邊,看着秋生忙碌的整理行李,其實她這次來,也沒帶多少東西,畢竟都進宮了,錢財才是最重要的,至於別的,從皇帝身上坑就行,畢竟老皇帝啥都沒有,但是錢還是有的。

這樣想着,南錦屏對秋生說道:「我那件白色綉荷的錦裙呢?」

秋生從包裹中拿出那條裙子,一邊伺候着南錦屏換上,一邊擔憂的問:「小姐,你不會是要去見陛下吧?」

南錦屏點了點頭,秋生緊張的勸她:「小姐,夫人出門的時候還叮囑,不到萬不得已就不要去陛下面前轉悠,你這是?」

「我當然不是去轉悠的。」南錦屏理了理裙擺,挑選着首飾盒中的素簪,悠悠地說,「我是去要錢的。」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