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劉畫路過的枸杞《摸魚法師的日常》_摸魚法師的日常全集免費閱讀

劉畫路過的枸杞《摸魚法師的日常》_摸魚法師的日常全集免費閱讀

2022-09-23 19:41 作者:路過的枸杞

章節介紹

「路是要一步一步走的,飯是要一口一口吃的」劉畫躺在源晶堆旁,研習着基礎的施法動作,手裡的捲軸卻燃起了不可思議的能量「今天的冒險,從哪開始呢?」

在線試讀

第5章 夢境里的珍寶

轉眼間,已過半月之久。

這些時日內,艾可跟他倆的關係也逐漸熟絡起來,藍悅唯果然依她所料,修行進展迅速,很多基礎根本無需講解,甚至在第四日時就凝出了初階二等才能使用的風刃,當初自己要是有這種水平還當個鎚子導師,早就出去當大戶人家的混子客卿了,反觀劉畫這邊..

從第一天開始,劉畫就已經感受到了學習數學的棘手之:關於第一次聽課一愣神直接與知識再無瓜葛這件事;到了第三天,就更加離譜起來,艾可語重心長的遞給了他一塊石頭,讓他什麼時候能把這塊石頭裏面的元素吸納出來,就可以學習下一階段的東西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山洞裏,入住艾導師秘密基地與世隔絕的第16天,劉海坐在一塊磨的較為平整的木墩子上,低着頭瞅着那塊石頭上的每一條紋路,以往無所不利的元素感知也莫名其妙的失效了,他為此甚至給自己立下規矩,一天琢磨不出來就給自己安排一件木工活!再學一道菜!結果半個月下來石頭紋絲未動,洞里添了書架,木床,還有屁股上這個木墩子,就連原來烤的稀爛的魚現在也能烤的外層焦香內層鮮嫩了!絕活,屬於是技多不壓身了,劉畫點了點頭。

「可是這些有個p用!我又不是進的新東方!」

有些煩躁的將手中的紙張揉成一團團丟在地上,躺在木床上望着洞頂

「那個叫范訟誠的為何第一次見面就想着要我性命?村長把我送到這來是哪來的路子?也沒聽說村裡人有過幾個去外修行的啊;還有藍悅唯…相仿的年紀竟然能輕易破掉我和艾導師根本察覺不到的毒,現在我還反而還答應了她要去秘境…」

最近發生的事一窩蜂的湧入腦海,讓心煩意亂的劉畫愈發的煩悶了,想着想着,時間緩慢的流逝,不知不覺中,伴隨着微風吹動書頁的聲音,劉畫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誰?」

不知過了多久,劉畫好像聽到了有人在喊他,這聲音忽遠忽近,模糊的讓人聽不清在說些什麼,迷迷糊糊的撥開面前籠罩的迷霧,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沒有任何印象的地穴里,想動卻邁不開步子。

「劉畫..?」

這兩個字聽着分外的真切,一聲驚醒了劉畫,腳下傳來的吸力差點讓人失去平衡栽倒,只見腳下薄薄的一層泥漿,仔細看去,上面竟生出無數細小的絨毛像是活過來般翻卷着,驚出一聲冷汗感到惡寒的的同時連忙向後急退,奮力避開地上這些隱藏在泥漿里的生物,後退時突然腳下憑空出現個門檻樣的木條一絆!

「完了完了完了!」

馬上要摔倒在泥漿之中的劉畫,看着越來越近的絨毛頭皮發麻,下意識的閉目等着白給,右側兜里一塊不規則的小石頭卻以更快的速度落進了泥漿,濺起幾個泥點,一瞬間,劉畫身旁像有呼嘯的風,眼睛像是緊貼着寒冰凍的難以直視,掌心則如烈火炙烤般燒的通紅,強烈的元素反應讓趴在泥漿里的劉畫痛苦的打起了滾,難以忍受的痛楚讓劉畫想起了剛來這個世界時躺在那塊溫暖的大石頭上,許多不認識但倍感親切的臉,他伸出手想讓他們拉自己一把,隨着手中的灼熱散去,多了一抹冰涼,劉畫再次昏睡了過去…

「你覺得他值得這11座寶庫的傳承嗎?」

「…或許值得吧,在他身上我好像看見曾經有一個舊的靈魂在侵蝕一個新的靈魂,但像這樣交融在一起,只剩下五分之四的靈魂的人,還真是少見…」

「那怎麼辦?你還想把他缺失的記憶還給他!我們馬上就要消失了!以後他能聽見的鬼話哪有我們這樣鮮活,哦~令人陶醉的鮮活!用他的話來說,我們的替代品叫「npc」是嗎?還真是個怪詞!」

「現在可不是我們玩鬧的時候,我們該走了,他能不能醒來完全靠自己有沒有命享這個福了,第四個夢境還等着我們去穩定呢,莫要耽誤了那位的事!」

話剛說完,空間里明明什麼都沒少,似乎又少了什麼東西,隨着發出聲音的另一個地方傳來輕微的波動,這片空間徹底死寂了下來,只能聽到劉畫微弱的呼吸聲。

「該醒醒了,劉畫!」

回聲如同清晨的鬧鐘不停的催促着劉畫,等到劉畫再醒來,自己已經置身於一個樹屋內,之前身上沾染的泥濘好像都是假的,感受到刻骨銘心的疼痛也沒留下半點痕迹,劉畫摸了摸兜,那個不規則的石頭不見了。

劉畫撐着地讓自己坐起來,費力的打量了下四周,樹屋很狹窄,眼前有三個寶箱,對,就是寶箱!劉畫有點疑惑的看着這幾個款式跟上輩子某熱門遊戲同款的寶箱,以為自己還沒有醒,剛想湊過去看看,瞥見寶箱前面有封信,上面寫着「劉畫」二字。

「我*!中文!」

劉畫直接人傻了,沒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在一堆奇形怪狀文字的長河裡再次瞧見種花家的瑰寶!當下連忙拆開面前的信,打開一看,龐大的信息量讓劉畫原地迷惑起來。

「親愛的李華?哈哈哈確切的說應該叫劉畫吧,看見自己家鄉的字是不是很親切?好了,言歸正傳,我們有個任務交給你,在500萬年前!大概就是更久之前吧,也許?誰知道呢,我們一族徹底消失在了原大陸上,族長通過秘術推算出了我們的死期,但很可惜,我們終究還是沒有避開這次災禍,萬幸的是,我們一族留下了11處寶庫!怎麼會有熱血的少年不喜歡寶藏呢!哈哈哈,收下眼前的這三個寶箱吧,裏面附註了說明,放心大膽的用吧!不用在意我們是誰,也不用在意我們有什麼目的…快看完了吧?抓緊前面的寶箱,信封自毀以後就要發車咯!」

劉畫看的一頭霧水還沒有搞明白這講的是什麼意思,手上的信封緩緩化為細碎的光點消失不見,隨即劉畫周身閃爍起點點熒光,劉畫來不及驚嘆,往前猛地一撲抱住了兩個寶箱,隨着光芒閃爍的愈發迅速,劉畫看着眼前最大的那個寶箱,着急的又往前挪了半個身位

「我的寶箱!」

隨着一口白牙咬在寶箱的大鎖上,熒光轟然炸開,一縷藍色的微光附在木牆上變成奇怪的花紋,整個空間里瞬間空無一物,只留下了一陣令人牙酸的聲音。

「砰!」

一聲沉悶的巨響回蕩在山洞裏,隨着寶箱落地劉畫直接被慣性甩飛了出去撞上了木墩子

「嘶——窩的牙次」

翻了個身,劉畫扶着腰捂着差點報銷的牙齒,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寶箱前,兩個小寶箱有一個打翻在地,裏面滾落出一張張捲軸,這捲軸有些似曾相識的樣子,劉畫撓了撓頭,背過身從自己的包裹里翻了翻,不一會兒也翻出一個盒子,把盒子和那個小寶箱放在一塊兒,兩邊的物件竟出奇的一致,只是當時那種置身火海的體驗感消失了個乾乾淨淨,拿起兩卷想比對一番,發現這捲軸邪門的很,怎麼也打不開,又怕用力過猛撕壞了。

「這就奇了個怪了,怎麼就是打不開呢!我!欸?早說你有說明書嘛!」

劉畫定眼一瞅,發現盒子里有一排小凹槽,每個凹槽對應着各自的捲軸和色彩,簡單翻找了一下,撿起一卷暗紅色的捲軸

「火刺,初階四,需火屬性勻品及以上源晶激活」

「我靠!勻品的火屬性源晶!別說30了!三千金幣吧!這捲軸雖然厲害但是這消耗量果真不是我這麼一個窮人用的,這怎麼搞的給車不給車鑰匙也太損了!真當人是..」

劉畫還在逼逼叨叨,旁邊的大箱子「磕噔」一聲,好像聽得懂人話似的自己就開了,露出了一排排整齊的各色源晶,風火冰雷四色四系相輝映,粗略看過去大約三四十枚

「哎呀呀唐突了,義父大恩小劉沒齒難忘!」

劉畫喜笑顏開,把捲軸一股腦兒的全放回了小箱子內,再從大箱子內摸出一塊風源晶放在木墩子上,隨即把兩個箱子和一個盒子全推進了山洞邊角的床榻下,愛不釋手的捧着手上的那顆風源晶把玩起來,越看臉上的笑容越盛,到最後變為一聲大喊

「發財了!哈哈哈哈!」

「發財?什麼發財?讓我看看。」

艾可剛走進來,正聽見劉畫開心的大喊大叫,還以為是劉畫這小子把她布置的作業給完成了,結果進來一看,這小子又雙叒叕是衣衫不整像是剛被人打了一樣手上捧着個綠色石頭傻樂

「艾導師!你怎麼來了!來,坐坐坐」

劉畫一驚,把手上的風源晶往旁邊一擱,隨手把一本書蓋在了上面,這點小動作被艾可盡收眼底,她也沒說什麼,學員嘛,有點自己的小秘密也正常,剛剛那個是風源晶吧?看起來有勻品了,倒是挺適合這小子築基的。

初階是法術的開始,也是法術最重要的一環,其中一到三等自古以來都沒有很好的捷徑,唯一的捷徑就是逼迫自己不斷的凝聚注意力去感受元素的存在並接納第一縷元素力融入自己的身體,由此便可以從三等後期正式選擇適合自己的屬性踏入修法的殿堂,成為一名真正的法師!

當前時代,比較主流的屬性有風,火,雷,冰四個大分支,其中風系最為溫和,適合絕大多數人的起步,也可以作為後期戰鬥的強力手段,因此風法師往往佔據了戰場人數最多的那一面;而火,雷,冰三個屬性因為過於危險,很難被修法之人在三等時就接納,故這三類法師也常被各方勢力作為重心培養。

「你這兒現在倒是整的有點樣子了,比我那個不靠譜的師兄好多了,別那麼不自在,這次不是來視察你修鍊進度的,剛剛聽見那聲響還以為你把山洞炸了,過來隨便看看,對了,你說話怎麼回事跟牙齒漏風了一樣」

艾可隨便轉了轉,看着劉畫臉上不自然的尬笑有點忍俊不禁,一塊破風源晶而已,真把你導師當什麼阿貓阿狗了,又走了幾步,腳下一聲輕響,碰上了一個精緻的箱子,上面嵌着水藍色的寶石。

「嗯?這是什麼?」

看見艾可要彎腰去撿那個小箱子劉畫差點裂開來,我說怎麼感覺少了一個!還有個寶箱在外面沒藏起來!

「沒什麼沒什麼,一點點自己琢磨的小玩意兒而已,跟修鍊無關的」

劉畫正要俯過身把那個寶箱拿回來,卻被艾可慢悠悠的叫住,伸出去的手就僵在了半空

「慢着——」

艾可看着藏藏掖掖的劉畫直接呵斥停了他手上的動作,腳微微一別,把箱子往旁邊挪了一步遠開始說教起來

「入我門下已經半個月了,別看小唯的天賦高,但每日用心苦修我也是看在眼裡的,你這…?成天拉着木頭制點小擺件我就不說了,隔三差五還能看見炊煙!現在還搞出來個這麼精緻的箱子,怎麼?你要嫁人在這籌備嫁妝呢!我可跟你提前說好了,最晚也就三個來月的功夫,我要帶你們倆去跑跑學院里的市集,做些日常的儲備,到時候別一點精進沒有給你導師我丟人!搞砸了回頭拿門口竹子直接給你叉出去!」

說罷兩指重重的敲在了劉畫的頭上,痛的劉畫哇哇亂叫捂着頭口中直說好,再一抬頭,發現箱子已經打開了,艾導師正饒有興趣的看着箱子里的東西,隨即用一種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劉畫

劉畫:「?怎麼就打開了!」

急忙把頭探了過去,裏面的東西屬實讓劉畫萬萬沒想到。

「一條看上去就價值不菲的項鏈,嘖嘖,這麼空一個箱子你就放了這麼條項鏈,是送給小唯那妮子的?嗯?」

「啊?」

誤會大了!這其他的不都是捲軸源晶嗎!咋到這就成了跟八星八戒鑽石項鏈一樣的玩意兒了!劉畫直接豬腦過載,支支吾吾的不知作何解釋,看着艾可越來越有深意的眼神,剛欲開口爭辯,艾可就一副什麼都懂了的表情

「知道知道,你們小年輕有這個想法也很正常,畢竟人家小唯不僅是個美人兒,修起法來也是一等一的翹楚,心生愛慕也很合理嘛,等你實力再強點,這門親事我還是很看好的!鵝鵝鵝..!」

看着笑的花枝亂顫(笑出鵝叫)的艾導師,果然!女人在一提到跟愛情有關的東西時就會變得跟平時不一樣!思前顧後,劉畫覺得這事估計搪塞不過去了,總不能跟導師說:哎呦,艾導師,這是我今天做夢,夢裡有個有緣人送給我的新手大禮包,你看,這後面還有兩箱呢!這話一說出來,估計過幾天人就被切成片抓去煉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一不做二不休!乾脆直接把藍悅唯演了!劉畫一咬牙,硬着頭皮小聲說:

「艾導師,這件事..還麻煩您不要告訴她!」

「好了好了,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嬌氣,你要是有我師兄十分之一的果斷,早就抱得美人歸了!這項鏈我幫你保管了,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糙,用這種大箱子不如用小盒子,這麼精緻的東西也不知道你是怎麼搞到手的。」

到艾可眼裡,劉畫的咬牙就變成了含情脈脈的嬌作,撇了撇嘴,把項鏈收進了自己手裡

「我那有個用上等冰源晶打造的首飾盒,回頭做個順水人情把這項鏈給你送過去,這段時日好好修鍊!下次過來你要還是連二等都沒有摸到門檻,我就把你丟河裡餵魚!」

「艾導師!艾導師!」

看着艾導師拿着項鏈走出門去,劉畫心中五味雜陳,這跟藍悅唯還沒有多熟呢上來就送項鏈!這不是白給嗎!這波白白損失了一個寶箱,估計還得留下一個壞印象…劉畫越想越覺得血虧,不是滋味的跺了跺腳

「造孽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